第二百八十章、挣扎

    浩瀚无垠的星空古路上,一座闪烁着青光,全身以神铁铸成的古战车孤零零的停在上面;古战车的上方,有无尽凶兽咆哮,吼声远远传了出去,震动了这一方的天地。

    在古战车的前方,一位俊美的白服青年凭空而立,虚空明灭不定,整个人看起来像是站在宇宙之中,在与万千凶兽共舞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金色青年心中一突,望着李木似笑非笑的面容,很是不安,“你,你若就此放我离去,我可以保证,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!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是一个傻子吗?”李木听到金色青年的话,没有动怒,轻笑一声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立誓,我可以立誓!”金色青年大叫,他不知道李木到底有何手段,也不想知道,更不愿意去赌;现在的他只想离开,一切待自己逃过这一劫,待本尊完成大计之后,再说。

    “立誓?”李木微微低头,双眸闪烁,神色变换,迟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可以立誓!我可以对大道立誓!不再找你的麻烦,也不会让人去找你的麻烦,只要你能放过我!”金色青年大声叫喊道,双目没有闪动,神色很是诚恳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不信!”李木定定的看了金色青年一眼,发现他并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,不过,李木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“我知道你定有什么手段能躲避大道誓言,所以,我选择不信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可以不信呢?我说的是真的,是真的!”金色青年依旧不停的大喊,他本以为李木会忌惮前方城池的自己的家族而选择相信,却没想到李木竟然会不相信。

    没错,他是有手段能够躲过大道誓言,可是对方直接选择了不相信,这几乎让他陷入了绝望,只能疯狂大叫。

    “呵,到了现在,你还没有对我说实话!”李木叹息了一口气,带着长辈的语气,恨铁不成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!我说的句句属实,都是真的啊!绝对没有欺骗你!”金色青年回想了一遍自己说过的话语,最终,发现自己没有任何欺骗的地方,以为看到了希望,再度喊道。

    李木不置可否,慢慢走上前去,噗的一声,一道血箭从李木的口中吐出,直接射在了古战车之上;血色变暗,渐渐消失,与古战车相融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炼!”李木大喝,一道血红色的火焰在古战车的华盖上的一颗青色宝珠上灼烧了起来,火焰绽放朵朵神华,流动着团团光彩,渐渐改变着古战车的青色宝珠,想要将其化成血红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血炼之法!”金色青年看到李木的动作,不由喃喃说道,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能这样做,这是本尊最重要的宝物,本尊不会。。。不会放过你的!”金色青年忽然一愣,声音不断变小,渐渐的,几乎难以耳闻,仿佛说了不该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本尊?”李木很敏感的抓住了这一个字眼,双眼不由眯了起来,望向金色青年,流露出一股异色,“竟然只是一尊分身,不过,想来这分身也应该至关重要吧,否则的话,一尊分身怎么会有一块混元强者的玉符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你没有对我说实话!”李木淡淡一笑,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怎么可能?”金色青年没有原来的底气了,勉强一笑,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,是问不出此人本尊的具体情况了。”李木如此一想,但是,最终却是说道,“我说你一直没有说实话,是因为,你一直在拖延时间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嘎!”

    金色青年一怔,他以为李木是在问他关于分身与本尊之事,却没想到李木问的竟然是这个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此时,百万里的城池处,一股浩大的气势升天而起,冲霄而上,一轮璀璨的神环在那里照耀而出,一道道符文在天空中闪烁,一只只道则显化的异象铺满了整片天边,如潮水般蜂拥而来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从黑暗的虚空奔来,神识之力覆盖了周边的地域,没有丝毫的掩饰,很嚣张,很强势,很霸道!

    显然,这是一尊混元强者降临!

    “天伯!”金色青年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出我所料!”李木的眼中,闪出湛湛精光,忽然,一缕血芒一闪而逝,“时机到了!”

    李木当机立断,知道自己的血炼之法成功,暂时控制住了古战车,所以,他没有丝毫的犹豫,在金色青年大叫之前,一道道法印在虚空凝结,直接印在了金色青年的神魂上。

    “困!镇!封!”李木以防万一,一连下了三道封印,每一道封印都分别化成一黑一金一白三道铁索锁链,宛若仙金铸成,将金色青年的神魂死死的封印住了,让他连开口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收!”李木一挥手,将古战车收回丹田,随后,一个闪身,一缕神光闪现,直接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李木本想回去将那具肉身毁尸灭迹,可是却来不及了,那道恐怖身影的神魂已经向那里扫视而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,与亘古巨岭想比来说,李木原先所在的地方,却是离城池要更近一些,所以,按照远近来说,那道混元强者却是先扫视了那片地方。

    “咦!”那道身影一声轻喝,一个念头而去,一道力量在虚空中波动,金色青年的那具肉身一下便到了身影面前。

    身影,赫然就是在城主府出现,被城主称为天伯的那位老者。

    “是傲公子的尸体!”天伯轻轻说道,“尸体是刚刚被击杀,此人应该离去不远!”

    天伯将尸体收回,神识又向前扫去,忽然,他停了下来,发现此处的虚空竟然混乱了,残留着一缕混沌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这里经过一场大战,是城主的分身被磨灭了!”天伯悚然,“看来敌人至少是一尊顶尖半步混元,甚至很有可能是一尊真正的混元强者,傲公子的神魂恐怕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天伯继续搜索,不一会儿,便来到了古战车停留过的地方,“果然是这样,傲公子的古战车都被对方收走了,那一缕分魂就算没有覆灭,也会被拘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到底是什么人对傲公子下手?”天伯慢慢分析,想要找出凶手,“知道傲公子特殊的人,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;难道是他?”

    天伯的身形忽然一顿,目中十分惊骇,“若果真是他,那么就要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天伯心中戚戚然,不可置信,但随后,又将怀疑压在了心底,“当务之急,还是先要找出凶手!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陡然射向了亘古山脉而去。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