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六章、 洪荒暗流起,古路人踪灭

    “昊天,贫道建立通道之后,你便在前方修建一座城池,作为天界星空古路的第一座城池,一来,可以防范他界的窥探,二来,也可以未雨绸缪!”鸿钧道祖吩咐昊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道祖放心,弟子明白了。”昊天大帝说道。

    鸿钧道祖点点头,向前走去,脚下五色云弥漫而起,身后有云霞升腾,瑞气灿灿,仿佛一尊古老的仙王降临一般。

    “开!”鸿钧道祖一指点出,如一把天剑斩出,让周围的群雄一个激灵,浑身一颤,望着鸿钧道祖的一指,不少人直接陷入了顿悟之中。

    李木也在心中演化鸿钧道祖的一指,可是,越是演化,他便越是发现鸿钧道祖这一指的不凡,有一种奇异的伟力,神秘的法则,很可拍,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一座通道出现在众人的面前,上圆下方,宽约数百丈,高约数千丈,像是神铁铸成一般,十分坚硬,一股道则笼罩其上,给人一种不可摧毁的感觉!

    “尔等若是想去就去吧,切记老道之前的一番话,切记,切记!”鸿钧道祖的身影渐渐变得虚幻起来,只是那道苍老的声音传来,直入众人心间。

    李木没有废话,他第一个走了出来,直接踏入了通道了,向星空古路而去,十分自信,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概。

    李木一动身,他身后的人族也纷纷动身了,面色坚毅,无惧无畏,让周围的群雄都体会到一种坚定,那道坚定像是话语一般,虽然无声,却铿锵有力,直指人心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李木踏进了星空古路之中,脚下一片冰冷坚硬,带个李木一种寒气刺骨的感觉,让他的心中不由一抖。

    冷、寒、寂寞、无声、荒凉、肃杀!

    李木没有等身后的人族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遇,纵然自己能庇护他们一时,可是能庇护他们一世吗?他也是芸芸众生的一位,看似强大,实则也是一只蝼蚁,所以,他在渴望强大,所以,他要证道混元。

    他找准了一个方向,独自一人走在星空古路,周围的一片都是寂寞、生硬的,让他有一种孤独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孤独,与洪荒不同,洪荒之中,虽然有深山野岭,有沼泽荒原,但却是有日月星辰,花鸟鱼虫与他为伴,所以,他并不孤独,只是独自一人;但星空古路不同,他不知道走了多久,却是连一个人影都没有,连一缕生机都不存。

    他唯一能够感受到的便是自身体内的状况了,离开了洪荒,离得洪荒越来越远,他便感受到自身的限制越来越低,有一种放松、自有的感觉,让他在孤独的同时,又有一点点的喜意。

    不知走了多久,星空古地越来越广阔,无边无际,一眼望去,眼前满是灰色、坚硬的大地。

    古路之间,仿佛只留存李木一人。

    “好像迷路了。”李木心中一动,望着四周一模一样,难以分辨的景致,喃喃低语。

    “罢了,只能向一个方向走去了。”李木知道自己不能慌张,所以镇了镇心神,选定一个方向,脚步一抬,踩踏星云,一跃万里,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李木离开之时,上古三族不现,巫妖二族隐匿,天地之间,人族独大,诸族退避。

    鸿钧道祖的法旨传遍了洪荒,但是第一个条件,便难住了许多人,自斩一缕神魂,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一下子,便有许多人退却了。

    昆仑山,玉虚宫。

    “尔等也知道了道祖的法旨,无论是否能够封神,对尔等都有莫大的好处。”元始天尊说着,屈指一弹,一道光芒落入众仙的脑海中,“这是斩魂秘法,可斩一缕神真魂,尔等尽快去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,弟子告退!”

    金鳌岛,碧游宫。

    “道祖的旨意,大家都知道了吧。以吾师兄的性子,这件事肯定是要参加的。”通天教主说道,语气中充满了一股怒意,“哼,阐脚的人参加,吾截教也不能落后!”

    “多宝!”

    “弟子在!”多宝道人是一个胖乎乎的道士,满脸笑容,让人一眼便很舒心。

    “此事就交由你负责了。”通天教主严肃说道,周身上下,有一股战意,欲要冲天,“二师兄,总说吾截教是披毛带甲之辈,吾便让他看看,到底是谁的弟子更胜一筹!”

    “此次封神,只许胜不许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多宝道人一改脸上的微笑,整个人也变得肃杀起来,“师尊放心,弟子等人定会将阐教一行人打得落花流水。”

    “甚好!”

    须弥山,西方极乐世界。

    “师兄,吾佛教人烟稀少,寡不敌众,所以,近年来,屡屡败于阐截二教之手,如此下去,吾佛教的传道之路,将会遥遥无期啊!”准提道人的声音中充满了忧虑,他多次前往东方,看到阐截二教兴盛,佛教被打压,内心十分着急。

    “静心!”接引道人缓缓睁眼,一股佛光闪现,有一种让人清净宁和的道意,“师弟,你着相了。”

    “诸圣虽有守护洪荒之责,但亦有私心;就如你我二人,一心希望西方大兴,这便是你我的私心;而通天教主争强好胜,元始天尊却又自诩高傲,时常瞧不起截教,虽然,阐截两教兴盛,但争端渐起,一旦二者两败俱伤,那么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师兄高见!”准提道人恍然大悟,其实不是他看不到,而是他的心中太过迫切了,“吾等便静观其变吧。”

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首阳山,八景宫。

    “玄都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在!”玄都**师恭顺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吾座下修道数千年,却迟迟难以突破大罗之境,而今,机缘已至,你便去封神界,走上一遭吧。”圣人老子的声音很淡然,却透着一缕关切之意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人界,大商帝朝。

    “既然师尊说过,吾机缘已至,那便前往封神界吧。”一缕淡淡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,殷纣的背后,有真龙盘旋,闪烁金光,忽然,他发出一声闷哼,面目扭曲,一缕血迹从嘴角划落。

    随即,一缕真魂从天灵盖上出现,十分虚弱,宛若风中之烛般,随风摇曳;哗,一缕神光从天际降落,没入殷纣头顶,那一缕真魂瞬间与神光相融,消失了。

    人界各地,其余皇朝、帝朝,纷纷有神光笼罩,有云霞灿灿,有真龙、神凰飞舞,挥洒一片金光,异象纷呈,绚烂无比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星空古路,李木或许能猜到一点洪荒中的变故,但却没有放在心上,他不知走了多久,走了多远,孤独、麻木,整个人病恹恹的,毫无生气一般。

    忽然,他的脚步停了下来,目光中充满了神采,心神渐渐激动起来,一座广阔的山脉虚影,透着强大的气息,在边缘隐隐闪现。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