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章、黑暗降临

    幽冥界的动荡早已传遍了整个洪荒,无数游离在天地间的鬼魂,身躯飘荡起来,不由自主的向幽冥界飘去。

    一团团黑云不时飘过虚空,阴风连连,鬼哭狼嚎,冷气嗖嗖,遍体生寒,无数鬼魂露出身体,虚虚幻幻,仿佛风一吹就会散落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一直在天地间显化了九日;九天的时间中,整个洪荒被一层阴云覆盖着,黑漆漆的一片,鬼气森森,冷风肃肃,花草凋零,萧瑟煞人。

    九天之后,金乌升起,骄阳洒向洪荒而去,带给洪荒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幽冥界恢复了平静,阴兵阴将,黑白无常,牛头马面,判官阎王各司其职;洪荒众鬼魂不可再随意以自己的意愿为主,一切以幽冥秩序、法规为尊,该入轮回者入轮回,该入地狱者入地狱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过奈何桥之时,若是不愿轮回,自可跳入忘川河中,历千年苦难,受千年灾劫,挺住千年,或许会发生什么,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幽冥界秩序已立,一切井然有序!

    人界之中,人族的数量呈几何在增长,除了深山大泽,沼泽河海,几乎遍布了整个洪荒东部,正在向洪荒南部蔓延而去;其他洪荒之地,也三三两两的坐落了几个人族部族。

    妖族潜修,巫族固守,上古三族也无动静,其余种族或联合,或隐匿,或暗中积累,或投效,但无一例外,面对人族,都纷纷退避了。

    天地间,人族大兴!

    又是三千年后,人族越发的强盛了,圣人传道,诸派林立,皇朝鼎盛,百家争鸣,比李木的前世更繁荣,一片欣欣向荣之景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天地一暗,金阳消散,神月不出,星辰隐匿,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洪荒像是被吞噬了一样,瞬间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天庭,凌霄宝殿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火焰鱼一族,族人不过数万,可是其背后有龙族在为他撑腰,因此才会有恃无恐!”太白金仙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火焰鱼一族太过嚣张,竟然将银鲨族进贡给陛下的宝物给抢了,真是大逆不道!”一尊巨大的金甲战神开口了,语气沉重,嗡嗡直响,在大殿中回荡着,“巨灵神不才,请陛下拨给臣一支兵马,为陛下分忧!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昊天大帝坐于龙椅之上,没有开口,直到巨灵神请战,他才似是如梦初醒一样,微微抬头,“巨灵神既有此心,朕便。。。。。。恩?”

    忽然,昊天大帝一顿,抬头望向天外而去,就在此时,毫无征兆间,一片黑色笼罩而来,将凌霄宝殿给遮蔽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昊天大帝问道,声音不怒自威,“太白金仙,速速查看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幽冥界,如往常一样,一片灰蒙,却又十分安宁,寂静无声,只有阴兵鬼差的怒喝声不时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幽冥界上空的血月忽然消失无踪,不等众人回过神来,天地一暗,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有人要袭击幽冥界吗?”

    “幽冥界有后土娘娘坐镇,谁敢如此放肆?”

    “幽冥界一暗,轮混就要震动了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些有异心的鬼魂,各怀鬼胎,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转,脑袋东张西望,看了看前方孟婆手中的那碗浑浊的汤水,目中露出一丝悸动。

    “鬼门,忘川,奈何,三生,酆都坐镇幽冥各地,若有异动者,杀!”后土娘娘的声音忽然传来,有一股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数千年来,随着幽冥界独立于三界之后,不少有野心的族群、道统都派出人来,纷纷以元神出窍之术,藏匿于幽冥界中,查探各种消息。

    不为其他,只是因为六道轮回太重要了,掌管众生轮回,可以说是洪荒之枢纽,若能掌控,气运之大,功德之多,不可想象;所以,基于此,后土娘娘担心有人趁机作乱,因此,十分郑重。

    “娘娘放心,有我等在,幽冥界可无忧!”酆都鬼帝答道,十分自信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人界。

    天地一暗,各大皇主,诸多教主,百家诸子都不约而同的望向天穹而去,眸子中,神芒毕露,一道道法则在天地间显化而出。

    大商帝朝,朝歌城。

    大商帝朝立国五千余年,传闻是帝喾的后裔,当代大商大帝乃是李木记忆中赫赫有名的商纣王。

    只不过原来记忆中的商纣王却在这一世成了大商帝朝的大帝。

    商帝好武,神力惊人;有传说,商帝出生之时,宫殿之上,有一座青铜大鼎在虚空中隐隐出现,一股风雷之声响彻而出,接着,青铜大鼎又垂落下一片青铜色的光芒,照耀了半边天际,直到九息之后,才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三十多年前,上代商帝帝乙退位,当代商帝帝辛继位,向人道祈祷,号殷纣大帝!

    殷纣大帝即位后,东征夷族,西伐火灵一族;南方与大夏帝朝征战,十三战十三胜,打得当时的大夏大帝不得不退位;北方,与大周帝朝接壤,发动闪电突袭,连夺大周帝朝九座城池,收拢数百万人族,可谓武功赫赫,绝代天骄。

    朝歌城,一座十分普通,花草缠绕的茅草屋中,一位头戴帝冕的青年静静站立,他的锦衣华服上,一只玄鸟栩栩如生,展翅欲飞。

    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,此人不言而喻,正是当代大商大帝殷纣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的殷纣大帝十分恭敬的站在一边,望向一位坐在木床上的青年,目中透着尊敬,“师尊,徒儿又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青年轻轻一笑,看了殷纣一眼,玩味的问道:“真的只是来看师尊一眼?”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,嘿嘿,当然是真的了。”殷纣硬着头皮说道,神情扭捏,不是很自然;若是这一幕被殷纣的敌人看到,恐怕会感到不可置信吧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为师不跟你说笑了。”青年望着嬉笑的殷纣,摇了摇头,“为师要离开了,有一言要嘱咐于你!”

    “师尊,你。。。”殷纣一愣,随后,他便急了,想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勿要多言!”青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,变得郑重起来,“吾说的话,望你谨记!不过,你若是不愿,为师也不会强求。”

    殷纣知道自己的师尊一旦下了决心,就不会再更改,因此,他定了定心神,严肃说道:“请师尊告知!”

    “天地暗淡,当年道祖所说的机缘已经来到,为师的突破契机,也许就在这里了。”青年望了望昏暗的天空,神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殷纣站在一边,看着怔怔的青年,很恭敬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良久,青年回过神来,嘴唇微动,一缕声音在殷纣的耳边轻语,缓缓低语,十分慎重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愿,为师不会强求,还是好好想想吧。”青年说完后,再一次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师尊放心,小事而已!”殷纣没有丝毫的犹豫,直接答应了,顿了顿,殷纣又变得吞吞吐吐起来,看着青年,似是想要开口,说些什么,可却不敢的样子。

    青年原本看到殷纣没有不情愿的样子,心中也是颇为欣喜,可是,看到殷纣目光闪烁,言辞躲躲闪闪的样子,不由纳闷起来:难道是不愿意?还是什么?

    “师尊,一百多年来,我每次问你到底是谁?你总是不回答。”殷纣没有称朕,而是用我这个字,“现在,应该可以告诉我了吧。”

    青年沉默了,随后,站起身来,向前迈了一步,虚空自动闪出一道波动,青年的身影一下子消失了。

    殷纣嘴巴撇了撇,十分郁闷:“师尊又在耍无赖了,每次都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殷纣的言语中,虽然是埋怨,但孺慕之情溢于言表,只是不满青年隐瞒自己。

    “人族皇天!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声音从虚空透射而来,落入殷纣的耳中,像是一道春雷炸响,有一股磅礴的气息;殷纣皱了皱眉,抿了抿嘴,似乎在哪里听到过,接着,他的眼神中闪过一道惊骇:“师尊的身份竟然是他!”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