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九章、幽冥之变

    李木静坐石山之时,人界中,圣人的道统历经数千的年的发展,越发强盛起来,但彼此间的冲突也因各种原因,渐渐增多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但人界表面上依旧保持着一片宁静;只是宁静之下,却是暗流汹涌。

    幽冥界,一片灰蒙蒙,血黄色的土地上不时有血水涌出,前方莫名之地更是有阴风在怒嚎,呜呜的声音,从四面八方而来,很恐怖。

    血月升空,红色的血光神晕中,有一点淡绿,在其中隐藏,似是幽冥界所独有的生机一般。

    五位鬼帝消失,三界强者降临,幽冥界发生了混乱,十分惨烈;随着一尊又一尊鬼王、鬼帝一样的人物现世,诸界强者的陆续离去,幽冥界又慢慢回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数千年下来,当初的大战已经渐渐被时间长河所掩埋,鲜为人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忽然间,一道鬼气冲天,一座数尺大小的宫殿忽然从幽冥界的高空快速落下,砰的一声,一座长、宽数万丈的巨大城池坐落在六道轮回之前,恢宏无比,像是刻意,又像是巧合。

    “吾乃酆都鬼帝,感叹幽冥众生之苦,遂建酆都鬼城,以镇幽冥,以安生魂!”消失数千年的酆都鬼帝忽然现身,磅礴的气势横扫幽冥而去,浩大的声音在无尽生魂中炸响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尊半圣!”没有听说过酆都鬼帝之名的众多鬼魂大惊,纷纷现出身来,望向虚空中的那道高大身影,心神怔怖。

    “酆都鬼帝消失数千年,没想到一现世,竟然是半圣之尊!”

    “数千年那场黑雾中的宝物,一定是至宝!否则,酆都鬼帝纵然天资无双,但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数千年中,证道半圣啊!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酆都鬼帝,其他几位鬼帝,难道也是。。。”这是一尊鬼王,佝偻着身躯,在幽冥界的虚空中缓缓站出,眸子中闪烁着一抹怀疑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的话语刚刚落下,接连几道恐怖的气势直冲天界而去,鬼气茫茫,阴气横空,连天上的血月都被遮蔽了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,一座巨大的门户关卡落入群山岭壑之间,将一片片山脉击沉,震动了幽冥界的大地。

    一道道黑色丝带从关卡中涌了出来,宛如一片黑雾浓烟,向虚空的四面八方而去,众多鬼魂发现,那道道丝带像是一条条道路般,绵延伸出,通向神秘之地而去。

    “吾乃鬼门鬼帝,今立鬼门关!鬼门关,鬼魂之关卡也,凡三界生魂,必经鬼门关,不入者,俱为孤魂野鬼,难入幽冥!”鬼门鬼帝的声音如神魔一样,霸道、强势,不容反抗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一声声河流涌动的声音响起,大河滔滔,翻浪滚滚,一条血黄色的长河如一根飘带一样从虚空划过,上面阴魂嚎叫,惨烈之声,让众多鬼魂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血黄色的长河从一方虚空中流出,又向一方虚空流去,不知其起点,也不知其终点,像是横贯了诸天万界一般;兹兹兹,血黄色的长河落于大地之上,发出腐蚀一样的声音,瞬间,血黄色长河与大地合为一体,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“吾名忘川,此河名忘川河,不愿轮回者,可入此河,千年之后,若能存活,可再次转世投胎!”忘川鬼帝轻轻说道,语气中透着一丝不舍的情谊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升起,横跨忘川河,接连两边,“吾名奈何,此为奈何桥!欲过忘川,先入奈何;奈何奈何,孟婆之汤!”

    奈何鬼帝的声音很动听,很妖娆,有一种蛊惑的意境;她的话语一落,一朵朵血红色的花朵在桥上绽放,妖红似火,“彼岸彼岸,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;有花不见叶,叶生不见花,生生世世,花叶两相错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透着一丝悲苦,一缕伤痛,一番情深,很深沉,很伤心,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吾名三生鬼帝,此为三生石!”三生鬼帝说道,他的手掌中,一颗石头静静躺在上面,圆润晶莹,朱红、血黄、黑色三色光华一闪而逝,似乎有着岁月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三生石,可望前世,今生,未来,乃天下奇石!”三生鬼帝轻轻向下一丢,直接丢入了奈何桥边。

    “鬼门关立,黄泉路出,奈何桥现,忘川河来,三生石落!”六道轮回中,传来一声十分轻盈的声音,荡出一缕慈悲。

    她的话一落,一道力量冥冥而来,一缕缕法则的气息刻在了鬼门关上;轰的一声,鬼门关一震,变得更加高大巍峨了,如一座巨大的铁岭般,将人界与幽冥界横亘起来。

    自此,幽冥界与人界、天界分隔,非幽冥鬼魂,不得擅自闯入!

    一道莹莹波光从鬼门关散发而出,形成了一条道路,与奈何桥相接。

    “奈何,此时不悟,更待何时!”后土娘娘轻喝,一股道音在奈何鬼帝的心中荡涤开来。

    奈何鬼帝福至心灵,一拍额头,化成一位老婆婆,“此后,你便是孟婆了。”

    孟婆点点头,手中陡然出现了一个石碗,碗中有着淡淡的黄色汤水,她的声音悠悠传来,“喝口清汤,前尘尽忘!”

    “三生石下,望乡台也!”

    后土娘娘一语出,幽冥震动,三生石之下陡然变化起来:一座石台出现,上宽下窄,面如弓背,背如弓弦平列,除了一条石级小路外,其余尽是刀山剑树,十分险峻。

    “幽冥无序,善恶难分,而今,本座立十殿阎王于酆都鬼城!十殿阎王者,秦广王、楚江王、宋帝王、五官王、阎罗王、卞城王、泰山王、都市王、平等王、转轮王!”后土娘娘一边说着,一边有十道虚影在天空中缓缓出现,一个个身穿黑色龙袍,庄严肃穆,充满了一股威压。

    十殿阎王中,有人族,有巫族,有妖族,有上古三族,有其余诸族,都不相同,却是使各方平等,共掌幽冥秩序。

    “十殿阎王之下,当有判官,协助阎王;当有黑白无常,牛头马面擒拿孤魂野鬼!”后土娘娘继续说着,她终究很仁慈,不忍鬼魂沦落,又设立黑白无常,牛头马面,行拘鬼之事。

    “酆都鬼城之下,需有十八层地狱,赏善罚恶!”

    后土娘娘的语气很严肃,有一股杀伐之气在其中蕴含,“十八层地狱,为第一层拔舌地狱,第二层剪刀地狱,第三层铁树地狱,第四层孽镜地狱,第五层蒸笼地狱,第六层铜柱地狱,第七层刀山地狱,第八层冰山地狱,第九层油锅地狱,第十层牛坑地狱,第十一层石压地狱,第十二层舂臼地狱,第十三层血池地狱,第十四层枉死地狱,第十五层磔刑地狱,第十六层火山地狱,第十七层石磨地狱,第十八层刀锯地狱。”

    随着后土娘娘浩大的声音,幽冥界的秩序在不断完善着;终于,后土娘娘停了下来,幽冥界的上方,一道道玄黄功德在孕育,降落而下,落入他们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幽冥界发出一声声浩瀚的声音,整片天地都震动了,灰色的灵气更浓郁了,大地变得更凝实了,天空也变得广阔了,山川陡峰变得雄伟了,河海湖泊变得更瑰丽了,一切的一切,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