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九章、太贪心了?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?”李木身子一顿,混沌神华静静持在手中,没有其余的动作,虚空却是在不断坍塌,恐怖的声音,带给人莫大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不等凤无道说些什么,李木连续出手,一道又一道的混沌剑气激射而出,划过了无尽虚空的阻碍,一下子出现在圣人光罩之外,带着冷冽的杀机,向着紧靠上古三族的一方杀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“皇天,你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上古三族之中,各出一尊大神通者,呵斥着李木,显化手段,一条真龙,一只真凤,一只麒麟盘旋而出,向混沌剑气冲去。

    麒麟一族最终还是跳了出来,盖因,墨天发现麒麟二祖纷纷出现在洪荒之中,与人族仓颉对峙着;虽然,麒麟一族性情温和,不想招惹是非,但上古一族的骄傲与光辉让他们只能选择站在龙族与凤凰族一方。

    但,三人的出手却是晚了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一朵又一朵血花绽放,一尊又一尊上古便存在的大神通者,一族之长,只来得及挥手格挡,却还是挡不住,死于非命,全部被斩落。

    “族长!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!”

    “皇天,你人族真想要与百族为敌吗?”

    “人族,吾族与尔等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皇天,你太不将本座放在眼里了。”凤无道见李木无视自己,更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将一尊尊古族族长斩杀,心中怒不可遏,手中的凤羽乾坤扇一扇而出,一道道湮灭之力向李木压去。

    “散!”李木站在原地,催动手中的混沌神华,一道道混沌剑气斩出,将湮灭之力劈散于虚无之中。

    “吾说过,与吾人族为敌,就要做好心理准备!”李木的声音从圣人的光罩中透出,传了出来,“真当吾不知道吗?万年以来,尔等觊觎吾族,屡次无故杀吾族人,吾当时还不解,以为是巧合;不过,现在看来,不是巧合,而是吾太天真了,是人族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原来如此,看来上古三族早就在做准备了,但天不遂人愿,还是让人族问鼎!”

    “皇天事后清算,根本不惧上古三族,难道真的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底牌?”

    “呵,自作孽,不可活!”此人的眼中现出幸灾乐祸之意,但更多的是仇恨,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皇天,你很好!”凤无道见凤羽乾坤扇也奈何不了李木,又见到李木满不在乎的神情,不由满脸的扭曲,充满了无尽的煞气,“喝,凤凰禁忌之术:凤陨万物殇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无匹的气势,携带者染红的红光冲向混沌而去,磅礴无匹,深不可测,震慑住了很多人,原本一些看到李木如此强势、想要蠢蠢欲动的族群,不由将心中的异动暂且压了下去,打算看清之后,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洪荒东海之上。

    凤祖降临之后,一股祥云从天际飞来,霞云蒸蒸,瑞气漫漫,两尊巨大的麒麟幻影映射虚空。

    又是两尊混元强者降临东海。

    “麒麟二祖?”仓颉的面色没有任何变化,深深的看了一眼来人,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麒麟二祖对着凤祖一点头,其中,麟祖的身体若有若无的挡住了凤祖之前,深怕他有什么冲动之举;而此时,麒祖开口了,他的声音清冽,没有高高在上、压迫的语气,反而,很普通,“仓颉,如今地龙被你放逐,龙族更是死伤数百万,你该出的气也出了,可以停手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仓颉望向东海之下,有一种杀气在波动,没有丝毫的感情,十分冷酷,“吾说过,一字之力罚之,若撑得过去,此事作罢;若撑不过去,就休怪吾辣手无情了!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收手,就休怪吾等打得你收手!”凤祖也很强势,曾经纵横上古的存在,面对仓颉如此强硬的姿态,不由恼怒了。

    “麒麟一族也要趟这趟浑水吗?”仓颉直接无视了凤祖,望向麒麟二祖道。

    “你。。。”凤祖正欲大怒,忽然,面色一变,望向上空,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麒祖眉头一皱,略有不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无道!”看到麒麟二祖依旧不解的样子,凤祖快速说道:“无道动用了吾族**的禁忌篇章——凤陨万物殇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会?”麒麟二祖似是知道禁忌篇章是什么,不由也是大惊,带着不可置信,“无道已是半圣存在,除非圣人,除非混元,否则,还有谁能将他如此逼迫?”

    “现!”凤祖也不解,却是顾不得管龙族之事了,不再多说,一手点向虚空,一团火焰从虚空诞生而出,变成了一面镜子,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是人族皇天!”凤祖虽然就没有在洪荒中出现,但对洪荒似是了如指掌,看到镜子中与凤无道对战之人,立刻叫道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他!”麒麟二祖喃喃道:“如果是他的话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”

    仓颉的英眉微微一变,他不知道麒麟二祖如此说话,到底是何意,但听其所言,似乎对李木极为的熟悉。

    “哼!就算是他,那又如何?若是他真的敢杀无道,那么人族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”凤祖恢复了冷静,望向仓颉,冷似玄冰。

    “人族若灭,凤凰族亦不存在!”仓颉没有退让,一改人族之前忍让的作风,变得异常的强势,“吾不认为,区区一个凤凰族,能挡得了一尊散修混元的杀伐!”

    仓颉的意思,显而易见,一旦人族覆灭,他自己就会成为一介散修,到时候,他可就没有顾忌,就能肆无忌惮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吾现在便将你斩杀,以除后患!”

    凤祖大声说到,随后向前一步,豁然出手了,一团火焰,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在虚空中晃荡,向仓颉灼烧而去。

    “水!”仓颉一语出,一滴水从虚空中出现,重若万钧,能将一片山脉压塌。

    “一元重水!”麒麟二祖没有出手,静静的站在一端,神色不悲不喜,好似与他们无关一样;但,此刻,见到那滴水珠,却露出了一点惊讶,“竟然是一元重水,仓颉,好厉害的悟性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文道之法的开创者!”

    “兹兹兹!”

    一缕缕水蒸气冒出,一元重水的水珠一下子被焚毁,消失在洪荒之中,但那团火焰依旧在燃烧着,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仓颉,你真的以为造出三千道字,囊括三千法则,便可无惧一切吗?”凤祖淡然的声音传来,“吾告诉你,任何一字,演化到极致,便可包罗三千法则!”

    “你,太贪心了!”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