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七章、强势!

    洪荒大地之上,一道古字绽放神辉在虚空中闪烁,从其中激射出一片汪洋雷海,击向东海深处,无数海族死伤惨重,露出一片尸体悬浮与海面之上;更有一些神龙的尸体闪现清辉,照耀金芒,遗留五爪,似是龙族皇者五爪金龙、五爪青龙所留。

    虚空震颤,一轮涟漪向四方震动而去,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在空中出现;一团团火光似一片火烧云簇拥其而来,宛若一尊火焰君王,将时空都烧得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大恐怖!大危机!堪称不世大敌!

    天庭之上,凤无道与诸位长老双眼忽然一怔,不由脱口道:“是凤祖!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,祖龙未死,堪比祖龙的凤祖又怎会身死呢?”

    “没错!凤祖未死,天佑吾族!”

    一位位凤凰族的族人喜不自胜,双目中似有泪珠流转,但很快,一缕烟气冒出,泪珠霎时如空气般,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咦?可是为何凤祖不回归族中,反而要相助龙族?”一位龙族长老镇定下来,看到凤祖的行为满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等等,还有凰祖呢?凤祖已出,凰祖何在?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一切,种种疑团在脑海中生根,很难受;不仅是凤凰族,其余种族也瞪大了眼睛,也想知道上古究竟发生了什么,竟然逼迫上古三族的霸主接连消失;更使族群不断衰落,龙族退回无尽海域,凤凰族谨守南方火山,就连麒麟一族也是退回麒麟崖,千万年不出。

    麒麟一族,墨天、墨玉等族人双眼露出精芒,很惊喜,但长久以来的镇定让他们十分从容:祖龙已出,凤祖再现,那么麒麟二族也是无恙!

    “三皇五帝,速回下界,镇守人族!”李木双眼如渊,眸子中十分犀利,有一股煞气在涌动,“待人族安稳,尔等再回火云洞,镇人族气运,护洪荒人道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三皇五帝此时已经完好,气息似渊,比之先前,还要强盛;他们身躯微微一动,便离开了天界,返回了洪荒;很快,一道光晕在洪荒东部上空升起,遮蔽了苍穹。

    “真的以为吾人族就如此可欺吗?是一个族群都敢上来踩上一踩?”天界之上,李木很愤怒,却又很无力,双眼瞥了一眼凤凰族的方向,冷冷说道:“吾族仓颉若死,吾族若是再次死伤一位人族,吾绝对不罢休!人族也不会罢休!”

    “尔等若是不信,皆可试上一试?看看吾能不能让洪荒改天换地!哼!”

    李木说的铿锵有力,斩钉截铁,化成一道道金铁之音在虚空中激荡,杀伐之声,将诸人给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“皇天,你休要猖狂!”一位顶尖大神通者跳了出来,他的双眉如青色,身上有四只手臂,很古怪,“而今,祖龙与凤祖相继出世,你难道真的以为人族大兴已成定局了吗?吾告诉你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聒噪!”李木看也不看此人一眼,一声大喝,十分平淡,但落入那人的耳朵中,却是如天道之音降临。

    “噗!”一口大血喷出,此人双目无神,直愣愣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木竟然以一喝之力,将一尊大神通者斩杀,而且看其轻松的样子,根本没有费什么劲,好恐怖,好凶残!

    “皇天,人族已经招惹了众多大敌,难道还要再招惹我等?你莫要自误!”开口说话的是上古一族,神蚕一族的一位老族长,虽然看似衰老,腐朽的气息在慢慢向四周弥漫,但强大的气势竟然在于李木对抗。

    “极尽升华!神蚕族的老族长不要命了吗?竟然胆敢如此?”

    “呵,上古之时,神蚕一族便与龙族相近,而今祖龙回归,他当然无惧;而且,祖龙证道混元,更是比诸圣还要强大,说不定会有续命之法,这老族长是在表忠心啊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续命之法,乃是逆天之事,祖龙就不怕招惹了天道吗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祖龙还有手段,也未可知啊!”那人摇了摇头,突然想到了什么,说了一句话来,“上古有言:神蚕九变,化而为龙,证道混元,也许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说下去,也许是觉得此言过于荒唐,又或许是觉得有成功的几率,所以不再说了,深怕得罪了一尊未来的混元强者。

    “人族不惹事,但也绝对不怕事!”李木如此说道,警告之意,溢于言表,望向众人,缓缓而谈:“人族蛰伏万年,底蕴比不过各族,但要论战力,何惧百族?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与诸族开战,再换一个地水火风,再造一个洪荒世界!”

    李木大声诉说,十分强势,十分霸道,看着一方叫嚣的老族长,忽然,他的天灵盖上,一条血色大龙摇头摆尾而出,张开血盆大口,向神蚕族的老族长冲去,恐怖的攻击力举世无匹,似能摇动万古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神蚕族的老族长双手结印,一道如神龙一样盘旋的大印赫然悬在头顶,光耀天庭,压塌星域而来,非常的可怕,攻伐而来,万里云层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但,只一击,那座神龙印便击碎了,神蚕族的老族长也被大力冲击,立刻倒飞了出去,落于地上,全身都是血污,腐朽、衰落的气息更加浓郁了。

    李木站在一边,神色冷淡,望向神蚕一族,毫不遮掩的释放杀意;杀意如刀,直刺他们的心间,一股寒气从背后升起,全身发凉。

    “昂!”血色大龙抖擞神威,如一道血色长河,从天河贯穿而来,欲要将老族长彻底击杀。

    “尔敢?”神蚕族的族长,一位威姿凛然的中年人再也忍受不住了,大喝一声,全力一击使出,奋力对抗。

    但没用,血色大龙一个尾巴甩去,顿时将中年人击飞出去,肋骨断了十数根,连连咳血,想要站起身来,噼里啪啦一声脆响,全身的骨头都碎了。

    “你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昂!”血色大龙根本没有丝毫的停留,一个甩尾,像是做了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,一个甩尾,又向老族长冲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凤无道站了出来,他双手向前击去,一道充满火焰的凤凰幻化而出,一声唳鸣,冲向血色大龙,同归于尽;他慢慢走出,缓缓与李牧对视着。

    “人族,皇天,你莫要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吾过分,还是尔等欺人太甚?”李木向前一步,磅礴的气势威压而上,如一尊混沌神山压在众人心头,“今日,谁敢为龙族表忠心,谁敢为神蚕族出头,吾誓杀之!”

    他一指点出,砰的一声,一个大洞出现在神蚕族老族长的额头上,血流如柱;他的目光呆滞,似乎还未回过神来。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