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三章、刑天舞干戚,猛志固常在!

    神秘人一阵紧张,法力涌出,催动银月,万道银辉垂落,不朽的宝光闪烁,烟霞弥漫,氤氲瑞彩纷呈,一片灿烂与神芒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四股巨力涌来,银辉散开,银月咔擦咔擦声响,发出一阵哀鸣,呜呜一声,如婴儿啼鸣,灵光一闪,顿时落入神秘人的体内而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神秘人跌落大地而去,头顶上的气运大鼎已碎,身上的仙灵气息散开,露出绝色一般的姿容。

    “母后!”金乌六太子大叫一声,飞速赶来,太阳真火蔓延而出,焚烧苍穹,挡在了绝色女子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小六!”绝色女子开口了,声音清脆,却自有一股高贵的威严和一种说不出的怜爱。

    “母后放心,有小六在此,绝不让任何人再伤害母后一根汗毛!”六太子说的斩钉截铁,不容动摇。

    “是妖族妖后羲和娘娘!”帝颛顼看着绝色女子,开口了,对着另外站定的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族需要稳定,不宜引起人、妖大战!”帝尧开口,说出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赞同!”帝舜也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吾等的目的已经达到!”帝禹如此说道,暗中的意思却是十分明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走!”帝颛顼看了一眼倒地吐血的羲和,又看了看护在羲和身前的六太子,最终说道,一锤定音!

    四人转身便走,向帝喾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帝喾阻挡刑天十分艰难,连连败退,只有抵挡之能,却无反击之力;刑天号称战巫,战斗之力,无可匹敌,越战越勇,而且,他攻有干戚斧,防有刑天盾,攻防兼备,几乎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“杀!”帝禹携带一座青铜鼎而来,如一个星辰一样沉坠下来,向刑天砸去。

    “战!”刑天眉毛一挑,战意沸腾,露出不屑之色,刑天盾一举,挡住了帝禹的恐怖力道;但刑天似乎忘了,帝禹并非一人,帝尧紧随而至,光辉王道拳,尽显灿烂神辉,磅礴大气,堂堂皇皇,杀向刑天。

    刑天的脸色一沉,嘴角上的嘲讽渐渐收敛起来,心神镇定,干戚斧劈出,黑芒腾空,如乌黑的神金铸成,****向帝尧。

    倏!

    帝舜出现在刑天的身后,江山社稷拳打来,沉重无比,似十万大岳,碾压而下,欲要磨灭世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刑天身躯一顿,硬憾帝舜的一拳,但受到大力的打击,他连连退后九步,每一步都将一座山脉踏碎,凶威盖世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一道璀璨的剑光闪耀青天,腾空剑上杀意四起,寒光冷冷,极速而来,斩向刑天头顶上的大鼎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一颗头颅飞起,鲜血喷洒,洒满了虚空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天地顿时一静,连天庭之上的众多大能也安静下来,看着眼前的一幕,目光呆滞,屏住呼吸,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好!惹出大祸了!”

    “人、巫二族万年的情谊,难道要自此而散?”

    人族五方大帝停下手来,站立虚空,连连退后数步,望向眼前的一切,惊疑不定;尤其是帝颛顼,眼眸中似有懊悔之色。

    “此事因吾而起,吾会担当一切!”帝颛顼说道,双目中很坚决,他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失误,居然将刑天的头颅斩落下来。

    尽管,是因为刑天忽然向上一跳,想要脱离五人的围攻所致,但毕竟是他下的手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帝禹忽然开口了,看着刑天的无头身躯,目中精光一闪,喝问道:“人道无头必死,而今刑天无头,还能战否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恩?”众人闻言,不论是其余四帝,还是天庭大能,都不由露出古怪之色,疑惑的看向帝禹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便在帝禹的话音刚落之时,无头刑天忽然大喝一声,陡然传出一声轰鸣,一股滔天的煞气,一股无上的战意冲天而起,弥漫整个天地。

    “刑天无头亦可战!”

    “刑天无头亦可战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声声大喝在虚空传响开来,如同一口金色大钟,声动九天;无头刑天战意昂然,无头亦不屈,无头可再战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无头刑天的体内传来阵阵嘶吼,如凶兽咆哮,似万兽奔腾,砰,猛然间,他的身躯巨震,左右胸乳、肚脐之处突然炸裂开来,化作双目和嘴,模样极为恐怖,凶悍异常!

    “什么?刑天未死,无头亦可战?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等等,不仅未死,竟然还突破了!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一位位大能都被惊动了,露出不可置信之色;就连关注此事的祖巫,也都纷纷一愣,随后,便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惊天,充满了无尽的惊喜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哈哈哈,好啊!”

    “祝融,你笑个屁啊!刑天都在你前面突破了,你好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还有脸说吾?怎么不看看你自己,你不也没突破吗?你也好意思?!”祝融祖巫一愣,随后双颊一红,恼怒的反击道。

    “吾那是在等你,要不是为了不打击你,吾早就能突破了!”共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”祝融一愣,双拳冒出火光,打向共工,喝道“你无耻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打打闹闹的祝融与共工,帝江这一次没有阻止,笑了笑,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刑天舞干戚,猛志固常在!”李木看着镜子中威武无比的刑天,叹道:“好一个刑天,好一个刑天!”

    洪荒大陆中。

    五方大帝看着突破的刑天,恐怖的气势如海浪般,掀起滔天骇浪,让他们的心中不由惊悚起来。

    “速战速决,打破刑天的气运大鼎!”见刑天无恙,帝颛顼沉静下来,下令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不能让刑天完全突破,杀!”帝喾也很赞同,一拳轰出,如大日出巡,天火汹涌而出,焚山煮海。

    “战!”帝禹双手演化九鼎,每一鼎都呈青铜色,气息横空,一种如天地大破灭一般的惊人波动在浩瀚起伏,神威无量。

    “扫!”帝颛顼双眼微眯,忽然大喝,手中的画影、腾空二剑再度挥洒而出,发出数万缕剑芒,每一缕剑芒都如一道赤红匹练,带着一丝的帝威与凶气杀向刑天。

    帝尧、帝舜也出手了,古之大帝的气息蔓延,连万古青天都被震动了,几乎要将诸天万界压塌。

    人族五方大帝一齐出手,百万里之外的妖兽似是承受不住这五道威压,都忍不住跪拜下来,就连在一旁观战的巫妖二族都忍不住一退再退,直退出千万里之遥,才堪堪抵挡,仿佛上古的神魔都要因此而颤抖。

    后羿、巫咸不是不想相助刑天,当刑天头颅飞出之时,他们更是气得发抖,双目血红,如凶兽一般;可是一股沉重的压力直接将二人阻挡住,让他们寸步难进。

    “战!”刑天也是不甘示弱,虽然刚刚突破,还未完全稳固境界,但他此时已经顾不上许多了,虽然巫族不需要问鼎的气运,但巫族之威却是不可犯,所以,他根本不会留手。

    刑天盾在周身旋转,护住己身;干戚斧扫出,砸塌了天穹,天地间一片黑暗,风云幻灭,十方乱动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场激烈的大战碰撞而出,六人互相激战,舍生忘死,像是仇敌,不死不休一样;拳头、巨斧、盾牌、宝剑互相激撞,锵锵作响,道音隆隆,法则漫漫,引动天地。

    “去!”天庭之上,圣人老子射出一道圣光,洒向战场而去。

    六人一路大战而去,横空而行,越过无尽山川、沼泽、湖泊,每过一处,一滩不知是何人的血迹洒向虚空,留下串串血滴,整片天地都被染红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圣人老子的那道圣光护住了底下的一切,恐怕中部地域,有大半会被毁,无尽生灵惨死,一片生灵涂炭。

    好险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六人再度碰撞,不过,这一次,人族五方大帝倒飞而出,全身龟裂,如瓷器上的裂纹,十分醒目,鲜血汩汩流出,在虚空中留下一大片的血迹,山河赤红,流血漂杵!

    但,五帝似乎是在嘴角含笑,没有半点被击退的沮丧。

    这是为何?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();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