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七章、凤凰族退出!

    <!--go-->

    洪荒大陆中,山峦叠嶂,一缕缕雾霭蒸腾而起,山中之景模糊不清,但一道道慑人的波动从其中散发而出,震动了天地,群山万壑都在摇动,像是强者在大战。

    气运大鼎虽然只有八十一人,而且随着互相乱战,会越来越少,但每一次散发出的大战,狂风呼啸,山石飞滚,恐怖无边,仿佛灭世。

    人族烈山部落。

    一道气势铺天盖地而来,磅礴无边,足以镇压住无尽山脉,让万山千岭间的无穷凶禽猛兽都簌簌发抖;天际边缘,一片噌亮,红色的炽热火光,席卷向苍穹,火烧彩云,一片血红之色,像是要焚烧天地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从天边而来,红衣飘飘,黑发自然飘散,将肌肤衬托得更加晶莹;她的眼神很冰,亘古不化,但她的穿着却很火热,露出的颈项如白天鹅般秀眉,双腿修长笔直,白皙光滑,非常完美。

    但,又很矛盾!

    “凤凰族,凤舞!”她轻声开口说道,精致的脸蛋如洁白的羊脂玉刻成,空灵的一双眸子中尊贵无比,淡然无为,清丽绝尘。

    “交出吾凤凰族人,此事便就此罢手!”她的语气不容置疑,很淡然,十分平静,没有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神农轻轻抬头,望向姿容绝丽的凤舞,一丝惊艳闪过,随后恢复了淡定,望向凤舞,不发一语,直接以行动说话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轻轻一翻,犼、獬、九幽冥凤、朱雀瞬间从他的手掌中滑落出去,跌入大地之上;凤舞点点头,准备离去,忽然,神农的手掌也落了下去,砰的一声,数座山峰直接被砸开,溅起漫天尘土,飞舞天地间。

    “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镇!”神农吐出一字,一个“镇”从其嘴中飞出,绿色神华闪现,法则气息交织,道韵永恒,玄奥无边,不可揣测,像是能镇压万古一般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座被秩序锁链覆盖的牢笼出现,一字化囚笼,将四只神兽镇压其中,合拢起来,像是一个小世界乍现而出,将他们死死的困住,难以逃脱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“唳!”

    “唳!”

    四只神兽凶性大起,吼出声来,声波涌动开来,可怕无比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牢笼的锁链上,神华闪烁,一片光幕升起,将四只冲过来,撞击牢笼的神兽弹了出去,但,声波似无阻挡,动荡出去,直接将远处的无尽山脉吼碎了,虚空剧震,迸发无尽的碎石,每一颗碎石似是能将天上的星辰击落一般,发出恐怖的波动。

    却依旧无法对牢笼造成实质性的伤害!

    “大胆!”凤舞怒了,一声断喝,飘飘而来,似凌波仙子,横踏虚空,眼神中闪烁着无尽火光,能焚烧一切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大胆?”神农没有丝毫畏惧,凌然而立,黑发披散,眼睛深邃如漫漫星空,充满了无尽的智慧。

    神农是三共主中最为仁慈的共主,从他没有斩杀四只神兽就能看出;但,如果你因此认为神农最为好欺负的话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神农仁慈,只是因为他们无意,只是因为神农心胸宽广,只是因为人族海纳百川,包容一切,但这绝不意味着退让,绝不意味着妥协!

    “唳!”凤鸣声起,火光横扫而出,万物皆动,看似瘦肉白嫩的手臂中,有一种绝强的力量,挥舞过来,火焰乍起,将大地上烧出一片赤地,红通通一片,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幸好神农早就用大神通将人族搬离此地,否则,只是凤舞的一击,又会有数不尽的人族命丧于此,无辜惨死。

    神农没有退避,一座三足两耳的大鼎忽然出现在身前,挡住了凤舞的一击,不等凤舞反应过来,一道褚鞭劈了过去,似乎有一种奇异之力般,异香弥漫,灵根药草呈现,真龙、神凰、白虎、玄武翱翔,景象慑人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一道火红色涟漪屏障挡在凤舞的身前,挡住了神农的一拳,但巨力涌来,狂风漫天四起,卷起无尽尘埃,将凤舞击退出去。

    神农似是早有预料,武道气血沸腾而出,神力盖世,一拳再度轰出,如山崩海啸袭来,轰鸣声四起,飓风一样的力道,将凤舞身后的一大片森林连根拔起,直接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凤舞身前的火红色涟漪屏障再度动荡,一道道裂缝出现,似是快要破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反击!”凤舞知道自己被神农抢了先机,必须反击,否则一旦屏障碎裂,自己定然会受伤,“恩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凤舞忽然一阵头晕,心神溃散,眼前似是一阵模糊,砰的一声,凤舞一不留神,被神农轰飞,跌落一片山脉中,将山脉压塌。

    咔擦咔擦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砰的一声,屏障碎裂,神农的一拳已经轰至,像是一颗亘古大星袭来,有着不可想象的力道,能将一方世界摧毁。

    “唳!”

    凤舞冲天而起,火光缭绕四周,光华万丈,能刺人双目,天宇也是一片黯淡,一只五彩大鸟从火光冲腾飞出去,避开了神农的至强一拳。

    但拳风肆意,仿佛无数神剑袭来,剑锋无匹,割裂在凤舞的身上,洒出来一大片鲜血,掉入大地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鲜血滴入大地中,道道火光冲起,瞬间,绵延无际间,一座座火焰山形成了一片山脉,燃烧起来,永不停息。

    “一指点万灵,一指化沧海,一指灭山河!”

    神农吞吐漫天精气,气血随之鼓舞,如同行进的神帝一般,压向凤舞;他一指点出,如同一片天穹压向凤舞而去,能将无边山河碎裂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人族,好强的神农!”凤舞惊叹,迅速后退,“武者果然同阶无敌,吾居然不是他的一合之敌?!”

    凤舞心神巨震,这种情况让她很不甘,她是凤凰族盖世天骄,修炼无尽岁月,居然不敌一位修炼数百年的人族,虽然,有神农抢夺了先机,有自己的轻视,但败了就是败了,没有什么可说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忽然间,那道迷惘再度涌上凤舞心神,就是这种近乎让她迷晕的状态,才让她一直无法反击,“难道是那股异香?”

    不等凤舞仔细思考,神农的一指已经到了,所过之处,山川万物,天穹大地,根本挡不住神农的一击,全都崩毁了,成为了尘埃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凤舞本能间,将头向前一低,气运大鼎下落,被神农一指击中,瞬间,化成了一片片如红云一样的碎片,在凤舞头顶上不断起伏不定,最终,一股吸力涌来,瞬间落入了神农的紫色大鼎之中。

    “速走!”凤舞恨恨的看了一眼神农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;她头顶上的气运大鼎被毁,朱雀、九幽冥凤被镇压,自己也被打败,气运争鼎一事,已经失败,她实在没有勇气在此。

    望着凤舞离开的方向,神农没有追过去,他站立虚空,衣衫随风而响,一刻之后,“噗!”神农再也忍不住了,一口大血喷出,沾满了大地。

    他能战败凤舞,却不追击,是因为他也受了伤,他本就刚刚突破,还未巩固,又激发潜力而战,所以,才会受伤;而凤舞看似受伤,但战力还在,一旦纠缠,胜负难料。

    而且,神农将凤舞头顶气运大鼎击碎,也算是意外之喜,不如不追,以免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<!--over-->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