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九章、一张诡异的人脸!

    轩辕与蚩尤陷于莫名境地,几乎沉沦,但却没有引起外界的任何震动,?19??怕是人族气运,巫族气运、诸圣都没有察觉,仿佛那里自成天地,又或者连圣人都无法知晓。

    居然能瞒住诸圣,这似乎有些太不可思议了;但洪荒之大,广袤无边,虽分东西南北中,但又岂是诸人所尽知的?

    就连诸圣也是一样,虽说圣人之下,皆为蝼蚁,但亦有例外,君不见混元强者乎?

    更何况,牵扯到了上古,就算只是挨边,但亦是极为恐怖的。

    上古之事,牵扯太多,就算是圣人也不能尽知,就连烛龙也三缄其口,宁愿招惹到凤凰族、麒麟族的仇恨,也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现在,李木还不知道这一切,若是知道,恐怕他的眼界就要再度变化了。

    莫名境地中,黑色雾霭袭来,如烟水缭绕,越加浓郁起来;轩辕与蚩尤二人,渐渐退到了一个快要干涸的水洼边,大雾弥漫,将此地都遮拢了,只留下依稀闪烁,明灭不定的金光,与一道近乎黑雾之色的煞气光环。

    “上古沉沦法,来历未知,功法未知,威能未知,却恐怖无比,极其神秘,几乎什么都不知道!”蚩尤快速的解释道,互相矛盾的言语中,透着让人难以想象的沉重,“唯一知道的便是一则传闻,传闻中此法在上古曾惊鸿一现,但仅仅是一息的功夫,却有无数种族消失天地间,没有留下任何的轨迹!”

    轩辕听了毛骨悚然,一道道凉风从他的背后升起,让他不自觉间,心神巨颤,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能如此确定,此法便是上古沉沦法?”但一瞬间,他的脑海中,意志小人爆发出无匹金光,驱散了对此事的恐惧,再度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没听到那道声音吗?”蚩尤苦笑一声,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轩辕不自觉的皱起眉来,他没想到就刚才那道虽然神秘,虽然诡异的声音,居然能然一位巫族的铁血汉子,陷入如此的境地中。

    “那道断断续续的声音,便是上古沉沦法的经文。”蚩尤解释道,神情陷入了沉思,像是在回忆,“百万年前,吾便是大巫巅峰强者,巫族内,除了祖巫之外,只有刑天能与吾一战外,其余之人,都不是吾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,吾意气风发,自觉能独步于天下,笑傲洪荒!”说道这里,蚩尤不由自嘲了一声:“可惜啊,见识太少了,现在回想起来,却是太幼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次,吾来到巫族祖巫殿,偶然读到一篇上古文章,忽然狂性大发起来,冲出殿外,打伤无数巫族族人。”蚩尤的脸色闪过一丝懊悔之色,但却渐渐凝重起来,“幸好,祖巫大人赶来,助吾恢复清醒,而且,还将吾镇压祖巫殿近百万载,让吾渐渐摆脱了上古沉沦法,只是境界却一直停留在大巫之境,一直没有突破,否则,定然能突破祖巫之境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轩辕听了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,他没有想到蚩尤居然还有这样的一段经历。

    “只是,让吾没有想到的是,居然能在这里再次听到这道法门。”说道这里,蚩尤忽然皱了皱眉头,迟疑不定的说道:“只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是,此法似乎有所缺陷,比吾阅读的那道上古文章,还要不如!许多核心内容缺失了,否则,吾等恐怕就要立即沉沦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莫名的声音再度传来,那道断断续续的古经也不时传诵而出,让轩辕与蚩尤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,

    “不行,吾等必须速速离开此地!”轩辕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必须尽快离开!”蚩尤也应道,他双手抱头,似是极为的痛苦,“吾感觉体内有一种力量在蠢蠢欲动,与这股诵经之声同源!”

    “镇!”轩辕一指点出,一道金灿灿的纹络在轩辕的手指上闪现而出,如一轮轮金色小太阳,有一种能镇压妖邪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“呼!呼!”蚩尤微微喘了喘气,对着轩辕点点头,道:“多谢了,吾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轩辕点点头,收起那根金色手指,望向四周而去,只见四周依旧还是一片浓雾;雾霭如云,像是站在云端,望向周边,一些植物、水洼都不见了,似是不可见,很诡异,让人觉得异常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总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,到底是什么呢?”轩辕不由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脚下,一块块黄色土地变成了一种妖异的墨黑色,像是一种石墨,将此地浸染了一般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轩辕忽然转过身去,一道金光从拳头中打出,将背后的那一道黑掌给打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!”轩辕没有丝毫的意外,镇定从容,看向那道黑影,似是早就发现了不妥,“蚩尤的肉身被你占据了吧?”

    “桀桀,居然被你发现了,不过,你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蚩尤的肉身像是被控制住了,一张诡异的人脸从其上露了出来,似笑非笑,不断变幻着,渗人无比。

    “暗的极致是纯粹的光明,光的极致是纯粹的黑暗!”轩辕说出了一句莫名的话,像是有着某种暗示,某种启迪一样,“吾收服轩辕剑之时,也差点着了道,只可惜,玄黄功德护身,天命在吾!那时,你便进入了蚩尤体内,暗中等待时机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分毫不差!但吾却没想到你居然有功德护身!”那张人脸露出恍然大悟之色,“怪不得,怪不得!”

    “而且,你刚刚所说的一切,让吾产生了一点怀疑,不过却没有最终确定;直到你说要突破祖巫之境,却是让吾坚定了自己的猜想!”轩辕的声音铿将有力,在无边黑雾笼罩的地域中,一点都没有紧张,与其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哦?”那张人脸也似是不着急,饶有兴趣的问道,“愿闻其详!”

    “其实很简单!”轩辕微笑道,脚下诞生金光,将团团黑雾阻挡在外,“你刚刚说的每一句话,似乎在吾解释沉沦法的来历,其实却是在挑动吾内心的害怕与敬畏;一旦吾心神恐惧了,就会真的落入你的算计之中,堕入沉沦!”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