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、意外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李木轻轻一跃,向上一踏,踩在上面,那一股无边的、堪比青天的压力轰然消失;他黑发披散,白衣飘扬,身躯颀长,气血如光,整个人空灵如谪仙,飘逸出尘,自有一股别样的风采。

    凤无道抹去了嘴边的一缕血迹,这是因实力不足,而强行使用圣术,所造成的反噬;他恨恨的看了一眼李木,神色极为的不自然。

    墨天没有其余动作,只是深深的望了一眼李木,没有做声;巫族帝江看到是李木登顶,居然还隐隐有些喜色,向李木咧了咧嘴,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帝俊神色如常,气度不凡,双手背负身后,威严无比,没有了其余的动作。

    冥河老祖踏到了第六圈,血光四溢,看着登顶的李木,眸中有敬佩,也有一丝不服;将臣老祖则紧紧跟在冥河老祖之后,也不出手,极为的低调;其余百族中,以黄金虎族、三眼狮族的族长为首,奋力追赶,也站在了第六圈莲瓣中;与冥河老祖,将臣老祖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剩余的百族族长,则要靠后了,只有两三位站在第五圈莲瓣中;其余的大部分站在了第四圈、第三圈;最后的一部分,则是站在了第二圈、第一圈。

    还有更多的是连第一圈都踏不进去的,反而将自己弄了一个灰头土脸,极其的丢人,连带着族群也满面无光,可谓丢人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“天道在上,吾人族,祈气运化鼎!”

    李木整了整衣服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极为的严肃,望向上苍,充满了庄严,一股神圣的光辉,在李木的背后升起,紫气蒸腾,如大帝临尘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李木的头顶上,忽然涌出一片片紫色云朵,聚涌而来,形成了一片紫色汪洋,霞光四放,壮丽无边,神秀内敛,像是一方紫霞天地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人族的气运云海吗?居然是以无边紫气而凝聚,真是天道垂青啊!”

    “紫气至尊至贵,极尽洪荒灵秀,连圣人也不过是紫气东来三万里。人族,果然得天独厚啊!”

    “呵!吾可不敢苟同!如今人族气运如此庞大,定然会招致四方窥视,群起而攻之,人族危矣!”

    “气运争鼎之法,尚未可知!不可轻易下结论!”有大能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哧!

    上苍轰然震动,一缕玄黄紫光垂落而来,与方才降落到龙族一方的紫光,不分轩轾!

    紫光朦胧,照射到李木头顶上的气运云海中,像是发生了化学反应一样,沸腾而起,紫气冲霄,漫天都是一片神秘的紫色,带给人无尽遐想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气运云海震动,随即收缩起来,化成了一尊九尺大小的三足两耳的紫色大鼎;紫色大鼎沉浮,一道有关气运争鼎的法门落入李木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此时,李木方才明白,刚才烛龙为何不阻挡自己了。

    气运争鼎,以气运论大小,以实力决胜负!

    一旦气运化鼎,便踏进了争鼎的征途中;在征途里,含有气运大鼎的人,每一次战败或者战死,气运都会被胜者吞噬,直到大鼎落到九寸大小,或大鼎被打碎,才会停止。

    而当时,烛龙已经气运化鼎,而李木却还没有;所以,若是李木战败,烛龙不会得到人族的任何一丝气运;反之,若是烛龙战败,反而会流出一道气运,进入李木的头顶中,虽然,当时李木还未气运化鼎,但最终若是李木化鼎成功,那一道气运便彻底流入李木的大鼎中。

    李木明白了一丝缘由,望向烛龙的方向,不由冷笑出声,但随即又露出一丝担忧,似乎气运争鼎,会有什么为难之处。

    李木的各种想法一闪而逝,几乎只有几息的时间,但也就在这几息的时间内,麒麟一族墨天施展圣术,力压巫族帝江、妖族帝俊,第三位登顶成功,在头顶上凝聚出了一座九尺九的五彩大鼎。

    麒麟族之后,帝江肉身无双,先天灵宝也似是不能阻挡他,因此,以肉身强横著称的巫族帝江,现出祖巫真身,力抗帝俊的太阳真体,第四位登顶成功。

    一座大约九尺六左右的灰色大鼎出现在帝江的头顶上,散发出恐怖无比的威压,能将诸天镇压一般。

    第五位,毫无疑问是妖族帝俊,他的面色极为不好看,根本没有给凤无道任何的机会,强势将他镇压,登顶成功,凝聚出一道九尺六的绿色大鼎,如一颗玉石般,温润无比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没想到凤凰一族居然如此倒霉,竟然接二连三被其余大族所镇压,真是倒霉透顶啊!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但要不是凤无道动了无上大术,让自身法力几乎消耗殆尽,也不会如此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现在其余五族全都登顶了,凤凰族也算是熬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轮也轮到他了啊!”

    “等等,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诸多大能,包括一些散修大能,都纷纷睁大了眼睛,望向了紫色莲台上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只见冥河老祖强势而入,仿佛一片血海降临,后来居上,居然将凤无道给生生镇压下方而去,成为第六位登顶的半圣。

    众人似是依旧不相信,凌霄宝殿有了一丝难有的寂静,一阵风吹来,簌簌直响,让众人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冥河老祖的头顶上,一座八尺八左右的血色大鼎,沉浮起落,掀起道道血海,席卷向天,极为震人。

    “吼!”凤无道快要气炸了,一股郁气在胸中聚集而出,望向冥河老祖更是充满了无尽的杀气,杀意腾腾,绝强的气机,可怕的波动,让人心颤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老祖可不惧你!”冥河老祖大声说道,没有给凤无道丝毫的面子,他有底牌,有底气,不惧凤无道,亦不惧凤凰一族。

    “冥河,你给吾等着,吾定要你不好过!”凤无道大声吼出声来,仿佛要发泄一方。

    忽然,凤无道双目一瞪,不再理会冥河老祖,望向一边,神色狰狞,宛若太古巨兽降临一般。

    “尔敢!”

    只见僵尸一族将臣,黄金虎族族长虎啸,三眼狮族族长师狂正从另外三个方向,向莲台最上方迈去,妄图成为第七位登顶之人。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