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、突然变得诡异的四件灵宝

    “呃,嘤嘤?”李木一拍额头,当时状况紧急,他不得不将嘤嘤收回崆峒印中,此刻听到嘤嘤的叫声,脸上不由露出讪讪的神情,“吾居然把这个小不点给忘了?”

    女娃好奇的仰起头,看着李木这样的动作,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女娃,等一下,老祖给你介绍一个玩伴,你要是无聊的话,可以和它一起玩,好吗?”李木语气温和的问道。

    女娃很乖巧的点点头,与在沙滩上疯一般的奔逃,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个头顶白玉双角的可爱小兽,一下子出现了;但是小兽明显不高兴了,翘起嘴巴,斜着眼,望向一边,似是不想理睬李木。

    “呃,嘤嘤。”看到嘤嘤如此不给面子,李木只能将嘤嘤推到女娃面前,说道:“这是嘤嘤,她是女娃,你们好好相处!”

    也不等二者要说什么,唰的一下,李木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嘤嘤!嘤嘤!”嘤嘤错愕了一下,回味过来之后,便生气的大叫起来,可惜的是,李木此时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人族祖殿中,李木盘膝而坐,黑发飘扬,时不时的咳出一口淡紫色的精血;接着,他闭上双眼,心神空明起来,他浑身的肌体似是变得更加透明了,淡紫色的光芒透体而出,围绕着他的身体,仿佛一道紫色铠甲一样。

    李木的体内,武经运转起来,轰鸣声如滚滚浪潮,有着无边的威势;一个个字体从体内飘出,如同上古箴言一般,透出无上真意,一字出现,仿若十万大山一样,能将天地压塌。

    他的周身,一位位与李木有七八分相似的武者,或宝相庄严,或不动如山,或大日横空,或星光无匹,或开天辟地。。。。。。在演练万般武学!

    一缕缕不朽的异象在其中显示而出,风云化龙虎,星海种青天,海上生明月。。。仿佛一道道无上神通一般,仅仅透露出一丝的气息,便能将虚空压迫开来,破灭万物。

    李木渐渐将心神融入其中,整个人与天地相合,与武道相融;他的血液中流淌着紫色神光,现在近乎沸腾起来,在武经,在悟道的带动下,飞速的流转,修复着那破损的身躯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李木的五脏内,五名陨落的神祇重新出现,一个个头戴冠冕,身穿五色衮服,神威滔天,不怒自威,光圈轮转,遮住面容,一片朦胧,仿佛一位位不朽的神明,盖世无量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从李木的心脏处,流出一汩汩紫色的血液,向周身百脉,三百六十五道窍穴流转而去,发出了如海啸一样的轰鸣声,震耳欲聋,能撕裂苍穹,声势浩大无边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,噼里啪啦!

    李木的身躯轰然炸响,如豆子炸裂般,雷鸣声声;他的每一根骨头都在轻鸣,血肉骨骼都在颤栗,五脏剧震,一股无上生机从李木的身上散发出来;气血凝成紫色,将整个人照耀得紫光大放。

    最终,紫色血液流转周身,回返到丹田处,融入金丹中;一缕缕紫气融入其中,金丹没有变大,反而是快速变小。轰得一声,金丹消失,李木全身一震,闷哼一声;但接着,紫气自身,再度凝聚为一颗紫色金丹。

    这道紫气,至尊至贵,至高至大,仿佛能镇压一切;更别说以紫气凝聚的金丹了,这颗紫色金丹,氤氲遍布,神华缭绕,光辉灿烂,近乎无法无天,天上地下无双,古往今来无一,可称无敌金丹!

    人族祖殿祖地,武道碑,血池,信仰殿,镇妖塔四件先天灵宝忽然一震,大地龟裂,数十道裂缝绵延向四方而去,将整个人族祖地都惊动开来。

    人族祖地的守卫,飞快远离此地,向人族长老殿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轰的一声,四件灵宝忽然拔地而起,向四方雷射而去,快若闪电,穿越虚空,一下子便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,速去禀报人祖!”有人族大能惊呼道。

    妖族天庭上空,妖兵妖将,一个个庄严肃穆,凝视而立,充满了数不尽的威严;然而,忽然间,一座巨塔从远方袭来,法则遍布塔身,一道道封印的气息,似是能将天地封印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有一位妖兵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。。。不好,是镇妖塔!”一位参加过人、妖之战的妖将忽然大喝一声,“速去禀报陛下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然而,晚了,镇妖塔猛然压了下来,盖世无匹;一股无边吸力从其中升腾而起,覆盖了数百万的妖族。

    “不,陛下救我!”

    “吾不甘啊!万载之前,吾便逃脱一次,难道今日报应来了,逃脱不了吗?吾不甘啊!”吼出声的是一位妖族大能,他想要奋力挣扎,但那股吸力比黑洞还要恐怖,一息之后,瞬间被吸入塔中,被镇压于此。

    三息之后,已经有近乎五百万妖族被镇妖塔镇压了,镇妖塔上的气势越来越恐怖,一缕缕威压冲天而降,无尽的绚烂充塞了整个天空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幅道图横空而来,散发出莹莹宝光,一道道神秘莫测的符文在其中演绎,群星闪烁,阴阳五行流转,向镇妖塔覆盖而去,居然是想要强行夺取镇妖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镇妖塔镇压了近五百万妖族,没有因为镇压而衰减,反而变得更加威势无穷起来,轰的一声,猛然冲向天际而去,道气垂落,一举突破了道图的束缚,更是将道图迸飞出去,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似是知晓妖帝帝俊出手了,又或是知道自己惹了大祸;极具灵性的镇妖塔哗的一声,破空而去,返回人族部落。

    “咦,怎么可能?河图洛书居然与朕切断了联系?”眼睛微闭的帝俊忽然睁眼,射出万道金光,心中震惊无比,“人族皇天氏绝对不会有此能力,难道是诸圣,还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帝俊双眼闪烁着莫名的火光,心中一下子闪过无数的猜测,他没有其余动作,因为他反而察觉到河图洛书的消失,会是一场机缘。

    至于是何机缘,他隐隐有点猜测,却是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就在镇妖塔镇压、封印妖族之时,血池前往东海而去;血池落入东海之中,东海震动,掀起无边波澜。

    血池中的血水流淌而出,三息之内,随着无边波澜的涌动,一下子将东海千万里的地域覆盖了,无声无息间,亿万海族惨死,化成了一滩血水,被血池吸收。

    血池一下变得更加明亮了,轰的一声,成为了一件极品先天灵宝;血杀道人经过无边血之本源的洗礼,杀气似乎变得更浓郁起来。

    九息之后,一道怒吼声从东海深处传来,气急败坏,蕴有焚灭诸天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吼!人族,朕饶尔等一次,尔等居然还敢再来?真是该死!该死!该死啊!”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