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九章、你凭什么?

    李木瞥了烛龙一眼,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,转过头去,不再看他;看了脚下的龙族小太子一眼,只见他的脖颈处,少了一片龙鳞,鲜血淋漓而出,整个龙身都被血染红了,巨大的龙目微垂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“吼!”烛龙看到小太子的凄惨样子,再也忍不住了,怒嚎一声,伸出一爪,向前抓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李木一掌拍去,将烛龙的一爪拍碎,冷冷的望着烛龙,语气莫名:“烛龙,你若是再敢出手,吾就一掌将其怕死,神魂俱灭!”

    “你敢?!”烛龙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,看吾敢不敢?!”李木没有理会烛龙的威胁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希望你人族莫要自误!”烛龙见李木如此强势,心中暗惊,但他却不惧,因为他能感受到李木不过准圣巅峰的修为,并没有达到半圣之境,而他,却早在数百万年前,便是半圣境的绝世强者,只是一心想要证道混元,才迟迟闭关未出。

    直到异界入侵,天道震动,烛龙也被惊醒了,方才出世。

    “这道伤痕是谁所致?!”李木指着小太子逆鳞消失的地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。。。”大长老衣珞摸不清李木的意图,害怕李木寻找祸首,因此稍稍一犹豫,跨步而出,说道:“是吾!”

    “你?”李木看了衣珞一眼,不置可否,神色一沉,望向人族,平静道:“吾人族敢作敢当,站出来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李木刚说完,一个小屁孩站了出来,他双目如狼,身上的气血红光翻涌而出,如同一条巨大的血狼一样,在背后隐隐闪现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你?”李木的脸色瞬间一板,面色一黑,仿佛乌云压顶而出,有着难以言喻的威严:“吾再问你一遍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!”小屁孩李霸也发怒了,瞪大了血色猩红的双眼,头一摆,不屑说道:“作为人族未来的三大狂人之首,我不屑说谎!”

    “三大狂人?”李木眨了眨眼睛,一股不明觉厉涌上心头:这是什么鬼?好像很厉害的样子!

    “当然!”小屁孩李霸点了点头,一滴滴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,但很快,他一抹双眼,带着难有的严肃,说道:“女娃姐姐那么好的一个人,他们都将她淹死了,还死不认错,还如此猖狂,所以,我们三兄弟立志,要比他们更猖狂,更狂妄,让所有人听到我们的名字,都吓得心惊胆战,不敢再惹我们?”

    “而他!”小屁孩指了指龙族小太子,趁着众人一个不注意,一脚踢去,正中龙族小太子的逆鳞处。

    “嗷!”小太子伤口受创,不由叫出声来,但兴许刚才叫得太惨烈了,此刻,叫声沙哑,但依旧带着一股难言的凄厉。

    “还敢叫?”小屁孩被激怒了,双腿连连踢去,口中大声喝道:“我让你叫,我让你叫!”

    “尔敢?!”

    “大胆!找死!”

    “小屁孩,你不要命了吗?胆敢如此?”

    龙族众人一个个怒吼出声,烛龙也脸色一沉,凶狠的目光中,一道道黑色气流在周身震荡而出,散发出凶残的气息,但很快,就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烈山部落大长老衣珞一把拉过小屁孩,轻轻喝道。

    李木望着小屁孩的身影,目光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之色:“人族隐忍近万年,看来,是该改变改变了;否则,人族的血性早晚会消失。”

    李木想到了前世的一些事情,渐渐有了一丝明悟:有些事情可以忍,有些事情不能忍;否则,血性不再,汉魂何存?

    “老祖息怒!”见李木迟迟不说话,衣珞以为李木发怒了,因此,急切开口了,“小孩之言,当不得真?”

    “如何当不得真?”李木不同意了,朗声道:“吾人族顶天立地,既然做了,就必须有所承担!哪怕明知身死魂灭,亦九死而不悔!”

    “你,可愿承担?”最后一句话,李木问的是小屁孩。

    “我愿,我敢!”小屁孩大声道,周身的气血更加浓郁了,李木看到小屁孩的丹田处有一滴精血,缓缓旋转着,一道道血雾散发出去,渐渐融进了小屁孩的骨骼中、血液里,潜移默化中,让小屁孩的身躯更加强横。

    “我也敢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小屁孩也站了出来,虽然目中微微躲闪,但却依旧慷慨而出,只因,人族之魂,不可毁!

    “人族小孩便能如此,果然得天独厚!”烛龙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采,露出一丝冷笑,“不过,如此也好!今日,朕便要将人族之魂,彻底泯灭!还想大兴?妄想!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烛龙点点头,他出声了,轻蔑的扫了人族一眼,他慢慢踱步而至,带着一股迫人的威压,“既然都承认了,那么,皇天,汝也是该给朕一个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“交代吗?”李木望了人族一眼,再看看烛龙身后的无尽大军,不由幽幽一叹:“你想要什么交代?”

    “好!”烛龙听到李木的叹息声,以为李木屈服了,半圣的威压轰然而鸣,连虚空都战栗了,“既然你如此痛快,朕也不为难你,只要你下令,命令此方人族自尽,为吾龙族小太子赔罪,朕可以绕过人族一回,但人族必须向龙族称臣!”

    “对,称臣!必须称臣!”

    “没错!唯有称臣,才能保得尔等人族一命,否则,若有反抗,吾龙族大军尽起,便是人死族灭之时!”

    龙族中的大能一个个仰天大吼,望向人族,充满了戏虐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呢?”李木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望向人族一方,一丝玩味之色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老祖!”烈山部落大长老衣珞误以为李木要放弃他们,不由露出悲哀之色,但却没有一点怨恨:“只要人族能够大兴,吾等愿听从老祖之命!”

    “没错!吾人族何惜一死,只要能够大兴,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!”

    “愿为人族大兴而死!”

    “愿为人族大兴而死!”

    一位位人族悲愤大叫,他们目中带着不甘,带着悲哀,带着伤痛,但依旧没有怨恨,没有埋怨。

    李木暗暗点头,他没有说什么,面无表情,缓缓向前而去,露出一缕讥诮的从容,身上的气血轰然爆发出来,如一片大地,向烛龙猛然压去。

    “恩?”烛龙眉头一皱,一股不好的悸动涌上心头,待看到李木的动作后,不由问出声来:“人族没有半圣,你绝对打不过朕,莫要自误!”

    “自误么?”李木笑了笑,带着好奇,对着烛龙问道:“你凭什么认为,是吾人族自误?你凭什么认为吾会答应你的条件?你又凭什么认为吾人族不会反抗,而会受你宰割?”

    “你,凭什么?”!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