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三章、风起

    人族全族修行武道,寿元大大增加,实力渐渐加强,只是没有了气运的加持,加上天地人三道初步圆满,天道不显,法则难出,致使诸天修行之路一下子变得艰难起来。

    人族也不例外,而且,随着人族体内的血脉渐渐稀薄,人族凡人的寿命也渐渐变得更短;想当初,第一代人族,就算不修炼,也有万岁,只是,随着几番大战,已经渐渐不多了,而现在,万载的岁月过去,人族凡人的平均寿命不过八百岁左右了。

    烈山部落,神农已在位二十余年;从开始修炼算起,差不多三十年的武道修为,让他已经迈入金丹大圆满之境,堪比金仙强者,是人族的绝代天骄,天生蕴含莫大的气运。

    但,近些年来,神农却是头疼不已,原因便是,部落中,疾病横行,瘟疫肆虐,让人族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“为人族计,区区生死,何足道哉?!”神农目中渐渐坚定起来,他取出一物,乃是一根神鞭,此鞭长一尺五寸,色泽黝黑,但通体却散发着一种明亮色泽,一股股药香扑鼻而来,闻一闻,便可让凡人无病无灾。

    这是褚鞭,乃上古神鞭,可辨识草木毒性,一旦有毒,便可发出黑光,乃神农近期奇遇所得,配上神农的水晶肚,正是绝佳。

    神农告别妻儿,带着部落人族长老,一路而去,遍尝百草。

    霞光初生,光辉万道,人族部落中炊烟袅袅升起,一派祥和。

    烈山部落,靠近东海之滨,鱼虾遍地,又种植五谷,物产丰富;天杰地灵,繁荣昌盛,为方圆百万里之最。

    “娘,我去海边玩,中午回来!”

    “小心点!”

    从部落中跑出一名小女孩,大约十五六岁,声音清澈,仿若铃铛,极为动听;也不知有没有听到母亲的叫声,只见她打开房门,一溜烟便跑得没有踪影了。

    东海之地,波澜壮阔,碧光粼粼,一望无际;大海仿佛陷入了沉睡一般,风平浪静,没有半点浪涛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。。。嘻嘻嘻。。。。。。”小女孩赤着双脚在沙滩上跑来跑去,银铃般的笑声,透着数不尽的欢乐。

    奔跑了许久,大概是累了,小女孩停了下来,蹲下身子,抱着双膝,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,露出一丝与年龄不相符的忧愁。

    “十年了,也不知父亲现在如何了?为什么还不回来。”父亲离开时,她不过五六岁,但她依稀能记得父亲那时刻充满愁绪的双眼,但是,一旦转过身来,便是一副和蔼可亲,笑容满面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永远都不能忘记父亲离开时的样子,仿佛那一别,就是永别一样。

    “父亲,呜呜,女娃好想你啊,呜呜。”

    女娃哭了,泪痕布满了双颊,楚楚动人,露出一丝哀怜之色,一看,便让人生出一股保护的**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女娃哭累了,躺在柔软的沙滩上,渐渐闭上了双眼;梦中,嘴角上,不时微扬,露出一丝丝淡淡的甜美笑容,仿佛梦到了什么极为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原本万里无云,晴空烈阳的天空忽然变了,一大片乌云不知从何处而来,遮住了散发万道光辉的金阳,一缕缕大风从海面上升起,吹起一阵阵波涛。

    狂风渐大,怒号而出,风浪席卷向天,大海之中,散发出一缕缕磅礴的威压,似是蕴含莫大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唔,天黑了吗?”女娃睁开双眼,揉了揉眼睛,望着消失的金阳,嘟囔道:“不好,得赶快回家,不然母亲会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女娃一愣神后,立马拔腿便跑,速度飞快,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气血之力,显然是一位武者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一道万丈巨浪,排山倒海般向着海岸之地涌去,一股股沛然的大力,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,轰的一声,冲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啊!”女娃感到背后忽然狂风汹涌,咆哮的风声,似在耳边低语一般,哗的一声,巨浪将女娃卷走了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仿佛是卷走了一只蝼蚁一般,巨浪依旧毫不停歇,依旧向着人族之地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是巨浪海啸过来了!”一名名人族大喊,提醒着众人,但接着,一声惨叫,被卷入了海浪中,没有翻起一点波澜。

    “快跑!快跑啊!”一名名人族边跑,边大声喊叫着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修行武道,但境界都不是很高,随着天地圆满,修行愈加艰难,能突破命魂境的武道强者越来越少,千年的时光,数亿的人族,居然不足五十人。

    而且,随着神农远离,尝百草而去,五脏境以上的人族长老,瞬间少了一大半;而命魂境强者则是闭关,或历练,不可随意插手部落之事,非部落生死存亡之时,不得出!

    而今烈山部落中,三名命魂境大能一名历练而去,一名随着神农离去,一名镇守部落;但就在前一年,镇守部落的命魂境大能也离去了,据说是首领神农遇到了危机。

    “如此巨浪,绝不是天地之力所致,定然有人在捣鬼!”一位青衣中年人从部落中走出,吐气如雷,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龙族?”有人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了。”一位须发皆白,却面色红润,仿佛老者一样的中年人出现了,他手持方天画戟,大手一挥,阻止了还要在讨论下去的族人,语气铿锵说道:“老二、老三,与吾一同前去阻止巨浪,其余众人,速速救援族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应了一声,几人迅速分开,白发中年人跨步而去,五脏境的威势显现而出,一戟劈出,轰的一声,巨浪被劈开,不再汹涌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胆敢犯吾人族?!”白发中年人的声音响彻四周,音波如刀,向着大海之中,震动而去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一片片血雾从海底升起,泛起一朵朵血花,染红了一片海域;不久后,一道道尸体付出水面,奇形怪状,但无一例外,脑袋爆炸,沦为浆糊。

    但更多的是人族的尸体,身体完好,肚子却膨胀而起,口吐泡沫,一道道尸斑出现在全身上;老者望去,尸体布满了整片海域,显然是被巨浪淹死。

    就这一瞬间的功夫,数十万人族被巨浪淹死了。

    “吼!尔敢?!”看到如此情景,白发中年人须发皆张,一股股愤怒的火焰在心中灼烧而起,恐怖的威压如同上古魔神一般,充满了暴虐、血腥与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烈山部落大首领,五脏境巅峰的强者,衣珞;是他发现了神农的领导才能,力排众议,让神农得以金丹修为,成为部落首领。

    而神农也不负所望,治理部落井井有条,方圆百万里之中,都闻其名,以其马首是瞻;神农离开后,又将部落中的大事交与衣珞掌管。

    “女娃,女娃!”忽然,一道中年妇女焦急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白发中年人衣珞心中一动,一股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,这是夫人的声音,而且,女娃是首领神农女儿的名字,那么,如此一来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哇!首领,吾对不住你啊!”衣珞大叫出声,声音中充满了愤恨与浇不灭的怒火。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