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八章、惊现时辰老祖

    (ps:恩,那啥,尴尬!前面的章节错误了,是第一百五十七章!这才是第一百五十八章!不过,木子好像改不了,所以,万分抱歉!)

    而在系统空间之中,李木有无数的时间完善自己的武学,演练各种神通,原本李木修炼的是帝经,而帝经又以帝皇之道为主,现在,经过这段时间之后,李木成功将帝经转变为武经,以武道为主。

    其他的各种武学也被李木一一改进,取其精华,弃其糟粕,他的武道越来越恐怖,虽然没有突破,但他能够断定,如果只凭现在的自己,斩杀以前的自己,轻而易举,根本不用耗费多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演练了一番后,李木就继续向前走去;忽然,李木一停,心口一痛,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,他不由暗暗猜测:难道是错觉?

    摇了摇头,李木继续向前走去;走得无聊了,停下来,又继续演练一番;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李木的耐心、意志也在这无尽的时间中,逐渐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“如果系统想要杀我,根本不需要耗费如此的心力,可是,眼前的情景又是怎么回事?”李木不明白,也想不通,他只能百无聊赖的向前前行。

    走了不知多久,李木再一次停下了脚步,“查看属性!”,刚说完这一句,他不由愣住了,苦笑一声,颇为无语“这是第几次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。。。”忽然,一道灵光从李木脑海中闪过,仿佛开天辟地般,从他的面前一闪而逝,“难道是让我不要再过度依赖系统?”

    李木摸着下巴,沉思起来:好像的确如此。诚然,每次都是系统来找李木,但毫无疑问,李木的内心是极其依赖系统的,从这段时间中,李木时不时的查看属性就能看出李木对系统的依赖性。

    “呼!”李木呼出一口浊气,淡淡说道:“吾本以为自身坚强,不再依赖外物,实则是表面上而已,实际上,吾的内心还是极为的弱小,好似有种说不出来的危机感,让吾很没有自信。”

    李木又想到自己初到洪荒的那段时日,在系统没有完全融合之时,自己的内心是极其渴望系统的出现,也因为系统再此之前有过提示,让李木有了一点点的自信,初到洪荒世界的恐慌不经意间少了许多;以至于,那时的自己几乎每天都在期盼系统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李木闭上了双眼,心神渐渐空明起来,将系统硬生生的从内心抹除出去,无悲无喜间,他的内心开始变换起来,仿佛化身初到洪荒的人族,极为的忐忑,充满了无尽的惊惧。

    画面一转,他跟随其余人族,手拿石器,向森林中走去,准备猎取野兽。

    森林中极为的安静,不知名的树木多而不乱,高大无比,有的如枫木一般,紫光幽幽;有的似红叶飘零,红通通一片;有的若雷击木,电芒流动,金光闪烁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忽然,砰的一声,一只黑虎跳出,浑身漆黑如墨,足有十数丈,“吼!”对着众人一声咆哮,猛烈的妖风吹得众人都睁不看眼睛。

    黑虎忽然跃了过来,张开血盆大口,“咔擦!”一声脆响,李木被黑虎咬断了半截身子,眼前一黑,死去了。

    接着,李木再度醒来,依旧是初到洪荒的样子,但依旧难逃死亡,只不过不同的是,这一次是被一条盘在大树上的百丈巨蟒给活活绞死。

    时光一点点流逝,李木的头上,一滴一滴的汗水留下,击打在脚下绿色的光带中,化成一阵涟漪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李木的心神中,李木依旧在死,只是一次比一次死得慢,一次比一次死得淡然;但外界的李木却越加不好受了,青筋暴突而起,如蛟龙一样的血管盘根起来,似是随时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杀杀杀!”李木的心神中,大战连天,他变得更加坚毅起来,一拳轰出,将一头未成化形的吞火兔给生生轰成一片血雾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已经一改之前的懦弱,不自信,他无惧一切,敢于与山脉中强横的存在硬碰硬,哪怕明知不敌,也敢亮剑而出;这是他的潜意识所致,是他经过之前无数次的死亡而产生的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再一次出手,气血如玄黄,浓烈无比,仿佛大龙一般,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道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打在了虚空上,虚空“咔擦咔擦”出现几道裂痕,仿佛镜子一般,哗的一声,向四面破开而去;李木眼前一黑,身子向前倒去,他被吸入了黑洞之中。

    李木心神之外,他的全身像是掉进了大河里,湿透了,手一捏,便是无尽的汗水流下;但他的面容不再扭曲,渐渐变得平定起来,身子也渐渐平稳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良久之后,他的双眼睁开,眼睛中充满了坚定,他心神中的最后一丝破绽也没有了,真正变得琉璃晶透起来,找不到一丝的瑕疵。

    嗒!

    他向前跨上了一步,像是跨越了无数虚空,无尽时空一般,唰,场面变化,他跨进了中央大殿,心中只留下一句:“果然如此!”

    “你,终于来了。”大殿内,一道声音如幽灵般响起,似苍老,如中年,若年轻,像是老、中、青三个人一齐开口一样。

    但李木却清楚的看到,大殿中只有一人,根本没有第二、第三个人;他的心中一惊,心神一跳,这是对未知的本能反应,无关其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李木不由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贫道时辰老祖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时辰老祖一开口,仿佛有一种难言的韵味,大殿中忽然明亮开来,让李木看到了此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时辰老祖依旧面容模糊,全身上下混沌一片,只是两颗炯炯有神的眸子,异常的显眼。那是一双怎样的眸子,古老、沧桑、尊贵、霸道、年轻、淡然、纯净等等,轮回无尽,仿佛蕴含了世间百态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。。。怎么可能?”李木打量着时辰老祖,忽然惊道,他发现有一条大锁将时辰老祖锁住了,固定在了这座大殿中,仿佛有着无尽的沉重之力,让他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可能?”时辰老祖的声音飘出。

    “时辰老祖,混沌魔神,怎么,怎么会。。。。。。被人困住了?”李木说不出话来,有点语无伦次了,这可是时辰老祖啊,据说能与盘古争锋的存在,竟然被锁在了这里,由不得他不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若是时辰老祖都被人锁住了,岂不是说就算是盘古复生也逃脱不了吗?这简直颠覆了一切啊!

    “呵呵!”时辰老祖轻轻一笑,道音流转,渐渐平和了李木的道心,“你误会了,此事是贫道咎由自取罢了!”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