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八章、余孽谋划动!

    不周山,惶惶威压镇压万古,亿万年来,始终不衰,依旧傲立于世;但时间蹉跎,是世间万物最大的敌人,任你风华绝代,惊艳万古,终会被时空埋葬。

    远古时期,是一个极为璀璨的文明,大能强者,层出不穷,天骄妖孽,惊才绝艳,横行当世,但现在呢,都被时间埋没了,后人难以目睹,不知远古之秘。

    而自盘古开天辟地之处,不周山便屹立于洪荒大地之上,历经远古、上古、至中古,依旧矗立,目睹了一世世的巅峰盛况,仿佛穿越了时空般,如不朽的神明,始终不变。

    那时的不周山,盘古的意志强横无边,仿佛守护神一样,降临与不周山之上,镇压洪荒,无数天骄妖孽欲要攀登不周,妄想与盘古比肩,但却连不周山的外围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而现在,不周山依旧鼎力,山脉纵横,瑞琪腾空,无数条灵气如龙一般,在此地盘绕,化液而出,似是孕育了无尽的龙脉,十分的惊人;但那一缕当时无匹,纵横混沌的意志却渐渐减弱下来,被时间所消弭。

    不周山上,丹崖怪石横立,麒麟卧石盘桓,鸾鸟飞舞,走兽潜行,紫气氤氲,仙气荡荡,上万载的灵药几乎遍地,古木左右,灵参仙芝伴生,似无穷尽。

    越往上走,大地越发的轻灵,仿佛无边神土一般,含有灵性,神异无比,瑶芝、灵泉、飞瀑、古崖、异兽。。。。。。神秀蕴集,壮丽无比,如同仙之画境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如此神山,就要毁于吾皇弈之手,真是可惜!”皇弈心中赞叹,但目光中却是无比的决绝,坚定不移。

    来者正是皇弈;当日,后土祖巫将他劈成两半,实则只是劈中了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皇弈反应极快,以无上秘法,化影为身,将自身的影子与肉身相互转换,最终逃得一劫;本来草道人降临,应该能发现诈死的皇弈,可是不曾想,却是被太苍率先发现了。

    同为仙灵大世界之人,太苍自然知道皇弈之名,于是当机立断,对皇弈许下承诺:只要皇弈能斩断不周山天柱,一旦诸界入侵成功,他本尊太苍定然会助他的本体成圣。

    没错!洪荒皇弈只是一道分身,但拥有半圣修为的分身却是本尊皇弈最强大的分身,一旦失去这道分身,不仅会让皇弈心疼万分,更会让皇弈的实力大跌。

    而且,试问一句,作为想要算计宇宙洪荒之人,皇弈又怎么会真身遁入洪荒世界,将自身的安危置于险地之中呢?

    因此,太苍一看是皇弈,立即以无上仙术将皇弈分身封印在古树之中,阻挡了草道人的探知;而且,就算是草道人探知到了,也会误认为是古树生了灵智,又怎会想到是皇弈呢?

    果然,二人成功了,太苍身死,异界余孽纷纷被诛杀,洪荒世界一下子被清理干净了;草道人此时也离开,前往混沌,支援洪荒一方。

    但那时,皇弈依旧不敢妄动,不周山外百万里就是巫族部落,他必须要能够保证不被巫族发觉,否则,一旦事败,必然会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现在,后土化轮回,众生的目光都被后土吸引了,正是皇弈动身的绝好时机。

    “卦术,影遁!”

    皇弈潜行道不周山之中,向着不周山的中部慢慢行去;不周山底,比磐石还要坚固,潜行下去,不但会浪费时间,还有极大可能难以破坏不周山底。

    而中部就不一样了,大地没有那么沉重,而且,中部被轰塌,天柱也会被斩断,洪荒依旧会震动开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皇弈选择了一个极好的时间、地点。

    “希望太苍能说话算数,否则,纵使吾本尊不能成圣,依旧会让尔等付出代价!”皇弈脸上露出极其凶狠的神色,随后,大声喝道:“爆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不周山震动,洪荒震动,天道震动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吾怎么感觉到一种不妙的感觉!”

    “吾也是,好像有什么大祸临头了!”

    一位位大能纷纷出声,元神散发出去,向大地、向四周探去,他们迫切想要知道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天庭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凌霄宝殿一下子晃动开来,一些云层上的宫殿阁楼都被震踏了,仿佛末日来临一般。

    “镇!”帝俊一声大喝,案桌上的玉玺陡然发出一声龙吟,一条九爪神龙从玉玺出冲了出来,张牙舞爪,将凌霄宝殿给镇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帝俊问道,威势凛然。

    “如此震动,并不寻常!难道是。。。”妖师鲲鹏拉着山羊胡子,想到异界强者入侵,忽然大叫道:“不好!是不周山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巫族,盘古殿。

    烛九阴忽然大喝出声,“大兄,不周山塌,灾难降临!速速做好准备!”

    东海之上。

    一股巨大的力量在东海之中震动开来,海面上一时卷起千重巨浪,万丈波涛,一条金黄色的神龙冲天而起,向不周山而去,散发出无尽的龙威,所过之处,百兽纷纷拜服,万兽朝苍!

    南方火山。

    一声啼鸣,一道全身九彩之色,弥漫无边南明离火的大鸟,振翅而飞,火浪滔滔,也向不周山而去;天地间的飞禽,到处呜呜之声,似是在说些什么,正是百鸟朝凤之景。

    万寿山,五庄观。

    镇元子站在云层之上,并没有立即回观,此时听到巨响,一股悸动涌上心头,“清风,明月,尔等看好五庄观,贫道要离观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不等清风明月二人回话,镇元子大手一挥,一道土黄色的光罩罩住了五庄观;接着,便向洪荒中部而去,速度极快,一跨数万里。

    血海。

    后土祖巫动了动身体,发觉与原本的祖巫真身并没有什么两样;此时,天地震动,后土祖巫忽然想到了什么,微微惊呼,“难道此人没死?!”

    冥河老祖也感应到了,说道:“是不周山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东海之滨,人族祖殿。

    “恩?如此震动,万灵咆哮,难道洪荒又有什么大事发生?哎,多事之秋啊!”燧人氏边叹边站起身,向着李木的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兄还没出关?”来到大殿门前,看着紧闭的大门,燧人氏的眉头更加忧愁了。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