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五章、后土化轮回,地道终出

    (ps:4000大章,求订阅,求票票,求支持!)

    系统空间中,虚无真空内,绿色光带上,李木演练其自身的武学,风云腿,风云之力涌出,破星拳,星光之力大放,翻天掌,一张翻天,覆盖苍穹!

    而在系统之外,大战落幕不久,一些隐匿于世的种族也纷纷出世了;东海之上,万龙横行,龙爪撕裂苍穹,从虚空探出,绵延万里,将来袭的异界余孽屠戮干净,鲜血洒满了大海,形成了一片血狱,刺鼻的气味经久不散,一些海内生灵吞噬大能血肉,因此成灵,开启灵智,乃至化形而出。

    南方火山,凤啼凰鸣,凤凰之火,腾跃九天,烧塌了半边天,无数来袭之人化成火人一般,变成了烟灰,随风流散而去。

    万寿山,五庄观,一道巨大的袖子横空,仿佛能覆盖苍穹,一片昏暗后,天空再度清明起来,来袭的强者也不知所踪,似是从来没有来过。

    血海,冥河早在三百年前造阿修罗族,以期成圣,可是最终失败,只是以功德之力,达到准圣大圆满之境,此后,二百年,冥河又以阿修罗族族为本,立下大教,以十二品业火红莲镇压气运,功德天降,冥河的气息猛然向上攀起,但最终依旧失败;冥河不服,大叫一声,几乎吐血,回归血海,至今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而近日,血海上,一道万丈血光而起,排山倒海而来,哗啦一声,血浪汹涌,席卷苍天而去,几道惨叫声四起,血海再度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其余一些各地洞天福地,或惨叫,或怒吼,或无声无息,或气势如天,或静似虫鸣,或血染大地,或魂归九幽,但无一例外,此后,渐渐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无数隐匿的族群纷纷出世,显示出莫大的声威,笑傲一方,称霸一域;原本巫妖管天地的时期,随着两族元气大伤而一去不复返!

    洪荒天地大有恢复万族争霸时期的场景。

    后土祖巫自巫族部落而出,一路往北而去,看着无穷生灵陨落,血染苍茫大地之情景,不由悲从心起。

    “大地苍茫,异界强者入侵,不知几多生灵陨灭在战乱之中。也不知道祖鸿钧、诸多圣人现在如何了,望盘古父神护佑,护佑洪荒能度过此劫!”后土祖巫一路行来,心中不由悲戚,只能暗自向父神祈祷。

    “为了洪荒生灵,后土不吝惜此生!”后土祖巫祈祷之时,忽然间,冒出来这一道心声,这是她自己真实的心声,为了洪荒生灵,她真的甘愿无怨无悔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若有所得,一道灵光划过心田,如闪电般迅疾,让人抓不住任何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呢?”后土祖巫一路向北,一路思考,但总有一堵墙堵在了那里,让后土寸步难进。

    越往前走,前方越加荒凉,无数生灵死难的神魂在天地之中游荡着,浑浑噩噩,无所依靠,化作了滔天的怨气,覆盖洪荒各处,但,犹以血海之地为甚。

    后土距离血海越来越近,就在此时,她的心神忽然与大地相融,感悟着大地的宽广、无边,体会着大地的辽阔,博大,她渐渐陷入了一场道悟之中。

    周围的虚空一阵波动,漫漫法则从虚空落下,一道道轨迹经过后土身边划过,散发出大道的澎湃气息。

    后土渐渐将心神融入法则,融入大道,融入大地之中,体验着大地的伟大,承载万物,孕育众生,护佑生灵,默默奉献而不求任何回报。

    大地之道,以厚德载物!

    “洪荒死难无数生灵,没有安息之所,以至死后怨气不散,分散到洪荒天地之中,积聚于命运长河之下,让众生愚昧,难以超脱!最终,洪荒天地要么入侵其他大世界,要么晋升更高级世界,要么灾难降临,洪荒毁灭!”

    后土祖巫感受到大地的动脉,继而以无边慈悲之意感受到洪荒未来的现状,她的眉头不由紧蹙起来,俏脸露出急切的神情,十分担忧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股莫名的气势从天而起,一股充满仁爱至极,大德慈悲,光明智慧的道意,从后土心头升起,悲天悯人间,让四周的百兽匍匐哀鸣,灵物植被摇摆不定,似是恳求,似是伤感,似是感激!

    “不行,吾必须想办法!为了洪荒众生,后土愿牺牲一切!”莫名的,后土的脑海中,一道身影停留,“皇天,后土只能对不起你了。”

    后土哀叹,泪流满面,但她并不后悔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后土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厚重,一股大地法则之力从身上散发而出,夹杂着忧愁,夹杂着为天下众生的担心,一路前行。

    “哇!为什么,为什么,吾想哭!”

    “不好!吾的心中好痛,难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?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受不了了!呜呜呜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这些生灵不知为何,但他们依旧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后土所到之处,哭声之意渐浓,他体内的慈悲之意也越来越盛,让方圆万丈之内的众生,由心的感到悲痛和心酸。

    “圣贤者,必以天下苍生为己任!如果可以的话,后土宁愿不做这个圣贤!但,后土不为之,谁人可为?只愿天下苍生人人如龙,人人得以超脱!”

    后土一路而去,终于来到了血海之边。

    血海是天地负面本源之气汇聚,洪荒天地中,所有的怨气、晦气、杀气、煞气都无形之中汇聚于此。

    此时,天地无有轮回,生灵陨落,神魂、真灵飘到此处,在虚无之间盘旋,经久不散;至冥河老祖,聚拢阴魂,造阿修罗族,以减少洪荒怨气,此地,方才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血海边缘,万里之外,有一处上古战场,阴风吹拂,惨白的杀气、死气汇聚这里,凝成了实质鬼哭神嚎间,发出诡异的声音,将这片战场笼罩了。

    人族英杰游历到此处,大部分陨落,只有少部分逃脱,但逃脱之后,心神却被煞气、哀意所侵,终身不得寸进。

    古战场之中,一个巨大的青铜棺内,一名人族躺在其中,似是发生了异变,无意识的身躯,慢慢吸收着古战场的各种死气、怨气、煞气,经久不散!

    而在血海之内,无数阴魂在血海之上挣扎起伏,惨叫声连连,面容狰狞而疯狂,口中发出怪声,极其凄惨,让人惶恐之时又感到无尽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冥河道友!后土前来,可否出来一见?”后土祖巫见此情景,心中不由大悲,急忙开口,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血海掀起一排血浪,一朵血花升空,冥河老祖冲天而起,站在血花之上,慢慢来到后土祖巫面前。

    “后土道友?”冥河现身,乃是一名俊朗的青年,他负手而立,血发飘扬,脸上露出疑问,“不知来吾血海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冥河道友,后土有礼!”后土的面容不卑不亢,望向血海,露出不忍之色,带着恳切说道,“吾从部落走来,见洪荒大地之上,生灵神魂无处安息,心中不忍,恳请冥河道友借出血海之地,让吾化身轮回,以安阴魂。吾为洪荒众生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冥河露出惊容,他惊的不是其他,而是被后土这样的大无畏所惊倒,指着血海之上的无尽阴魂,不由问道:“后土道友,为了这些生魂,是否值得?!”

    “值得!”后土点点头,露出坚定的神色,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大德!”冥河赞了一句,叹息一声,说道:“既然道友执意如此,贫道也不阻拦,有用到贫道之处,道友不妨直言!贫道也愿为洪荒众生尽一尽绵薄之力!”

    “多谢道友!”后土感激的看了一眼冥河,说道:“吾知晓一旦此事成功,定然会让阿修罗一族灭绝,不过,道友放心,贫道可做主,阿修罗族可轮回一道!”

    “后土慈悲,吾不如也!”冥河说了这一句,便让开了道路,他没有试图阻止后土,因为他知道,后土这样的人,一旦下定了决心,便会不顾一切的去做,哪怕身死道消!

    洪荒大地,群山莽莽,万峰巍巍,沟壑无尽,起伏连绵,似无穷尽,一道金辉洒落,光芒灿灿,仿若碎金一般,让生灵感到无尽的温暖。

    在这片温和暖阳之下,山间精灵,飞禽走兽,花鸟鱼类,万种族群,数之不尽,灭之不绝;万物生灵遵循洪荒法则启灵、开智、生存、修行、化形、得道,各得其所,一切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忽然天地一变,一股充满了神圣而又尊贵,圣洁而又慈悲的天地之威,镇压而下,浩瀚的凛然气息,让众生心中不由一动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洪荒之中,天降血雨,天地大悲,众生哀恸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天降血雨,难道有圣人陨落?!”有强者如此猜想到。

    洪荒天地被异界入侵,道祖鸿钧,诸圣,混元强者阻挡异界入侵者,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洪荒,广为人知。

    而天地大变,血雨洒遍洪荒,这是圣人陨落之征兆,虽说混元强者现世、陨落会引发一方天地的变故,但绝不会蔓延整个洪荒,因此,不少生灵都如此猜测。

    “这股道境中有慈悲之意,能影响吾等心境,难道是西方二圣有人陨落?”

    “吾怎么会有一种想哭的冲动?自吾化形以来,根本就没有这种情感,怎么会?不好,吾忍不住了,哇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洪荒众强中,不少人心中悲痛不已,压制不住了,不由哭了出来;一些原本忍住的强者,见此情景,心中一抖,也经受不住,哇的一声,也哭了。

    骤然间,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洪荒之中,法天象地,屹立于天地之中,几与天地相平齐。身影人身蛇尾,背后七手,胸前双手,双手握腾蛇而出,正是后土的祖巫真身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后土祖巫身上,无尽霞光散发而出,绵延万丈;祥云笼罩周身,一股天地礼赞加持而出;天地间竟然凭空响起了阵阵道音,浩浩荡荡的天音紧随而下;接着,天地更是降下金色的花雨,如同天女散花一样,在空中,吹**螺,敲**鼓,与天地呼应,引动了天象。

    一缕怜悯苍生的意境从后土体内散发而出,龙飞凤舞,仙鹤鹿鸣,宛如神明,威势滔天,如此异象,比之圣人,有过之而无不及!

    “天地有缺,众生皆苦,吾乃盘古血脉,巫族祖巫后土氏,今愿为天下苍生计,以自身演化天地轮回,补全天地。自此,地道始出。洪荒之中,天地人三道并行而立,洪荒圆满,永不可欺!”巨大的身影开口了,声若雷霆,一下子,传遍了巨大的洪荒,众生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后土祖巫无比神圣,宛如诸天之中唯一的圣女,不可侵犯!

    “什么,后土妹妹!”帝江祖巫从盘古殿中睁开双眼,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大兄,稍安勿躁!”烛九阴似是早有所料,淡淡说道:“后土妹妹吉人天相,不会有事,吾等安心等待即可!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祝融祖巫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,敢说这样的话,众祖巫早就挥起了拳头,虽说祖巫不会算计,但也不傻,如此忽悠之言,岂会轻信?但烛九阴不同,作为掌握了时间法则的祖巫,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画面,既然他说没事,便有很大的可能,真的没事。

    “当真!”烛九阴肯定说道,当然,他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,因为,洪荒之中,有一种可能,叫变数。

    但巫族族人不明白,此刻面露悲伤之色,纷纷大叫着,想要向血海飙射而去,幸好,众祖巫及时出来,阻止了众巫。

    “后土娘娘大慈大悲!”

    “后土娘娘大慈大悲!”

    天地众生,无论巫妖人三族,无论龙凤麒麟上古之族,无论天下万族,俱都朝着血海方向朝拜而下,泪流满面,面含无尽悲痛。

    血海,冥河老祖看着渐渐虚幻的身影,低头一拜,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敬意:“娘娘大德!”

    “后土娘娘慈悲!”天庭,天帝帝俊,东皇太一,妖师鲲鹏,妖神伏羲,大妖树尊纷纷面露庄重之色,望向血海方向,深深就是一拜!

    万寿山,五庄观。

    “娘娘慈悲!吾等不如!”镇元子带着十几位弟子踏出,向血海方向躬身一礼,严肃无比的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