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四章、夸父身死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十只金乌展翅欲飞,鸣叫声直贯九天,火红色的太阳真火不断沉浮,轰然而起,如同海浪大潮,汹涌不断,凛冽的杀机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不等夸父动手,十只金乌忽然变动,围绕成一圈,组成一个金色的圆圈,将夸父覆盖其中,无边的太阳真火狂暴而起,火烧夸父。

    夸父怒喊连连,桃木杖挥动间,大地也被震得轰轰作响,地动山摇!

    “焚!”

    一语毕,太阳真火有灵性般,直追夸父,大地一寸寸龟裂,天空中一片血红,这是夸父的血,是大巫的血。

    兹兹兹!

    鲜血被燃烧,十位太子的凶性被激起,太阳真火更加猛烈起来,天空之下,生灵绝迹,没有树木,没有灵草,到处的都是火山,到处都是尸身枯骨,无数的冤魂咆哮、嘶吼,但一缕太阳真火掉落,瞬间被灼烧殆尽。

    “尔等,找死!”

    夸父看到这种惨状,怒声连连,桃木杖打出,直击从眼前闪过的金乌,威力汹涌,让人窒息!

    “吟!”

    金乌被打中了,发出一声凄惨呜鸣,十日焚天煮海大阵也在一阵颤抖,隆隆而动,似是要被破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可恶!十日焚天煮海大阵只有所有人达到大罗之境,才能完全发挥出来。”金乌大太子的眼中升起一抹不甘,“可惜的是,只有吾与小六达到了大罗之境,大阵的威只能发挥十之一二,太可恶了!难道,吾等要被大巫击败,狼狈而逃吗?若是如此,吾等的脸面何在?金乌一族的脸面何在?父皇与叔父的脸面又何在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金乌大太子心中便是一股悲愤,“不行,不能如此!哪怕身死道消,亦要将此巫斩杀!”

    “小六,焚天煮海!”金乌大太子对六太子喝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六太子一怔,随后反驳道:“不行,其他兄弟根本达不到修为,贸然发动,会让他们潜力耗尽,不行!”

    六太子断然拒绝,没有丝毫犹豫。

    “小六,不怕,来吧!”二太子没有拒绝,他大概也知道凭他们现在的力量,根本难以斩杀夸父,如今之际,要么逃走,要么发动至强一击!

    “六哥,父皇总说吾等不能顽劣不堪,今日一战,若能改变父皇的看法,吾愿意!”这是金乌八太子。

    此刻一说话,其他几位金乌纷纷叫好,都同意的叫喊出声。

    “小六!”

    “六哥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根桃木杖忽然出现,直接将叫喊的四太子、七太子给打飞了,十日焚天煮海大阵一下子被破开了,其余八位金乌也哀鸣一声,飞散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!焚天煮海!”金乌六太子也被打出来真火,再一次聚集之后,大声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焚天煮海!”其余九位金乌太子也怒吼出声,撞在一起,发出无边刺眼的金光,金光万丈,一片迷蒙,生与死的气机淹没了这方天地,似是要与洪荒隔绝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“吟!”

    一只数百丈大小的三足金乌现了出来,一圈金色光环将金乌衬托出来,更加神圣,更加炽盛无比。

    兹兹兹!

    二人的一番打斗,进入了一片大河附近,此时,河水被哗啦的蒸腾而出,无数条大河生灵挣扎的跃起,却在一瞬间被烤熟了。

    巨大的三足金乌振翅而飞,飞入苍天,苍天被焚烧;飞入山林,山林化成一片火海;此刻飞到夸父身边,一道金色的火焰在夸父的身上唰得一下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夸父的喉咙口直冒烟,身上的鲜血也在燃烧,水分也在被蒸腾而出,整个人如同火人一般,像一尊熔岩巨人,从火山中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一击之后,十位金乌太子没有了再击之力,向四面八方飞散而去,掀起一阵阵尘埃;也幸好他们及时脱离,只是一时之间无力,便并有受到其他损失。

    “呼!呼!呼!”

    夸父忍不住了,顾不上四散而去的金乌太子,就近找到一条宽阔大河,停下来喝水,哗得一下,瞬间被吸干了;继续向前,走到黄河边,一下子将黄河之水也喝干;再次跑到渭河之边,又将渭河之水喝干。

    “呼!呼!呼!”

    夸父仍旧张大嘴巴,直喘粗气,目中尽是渴望之色,想要找到一处水源之地,但面前的一切尽是干涸,那不知名的河流与黄河、渭河只是少数不多没有被金乌烘干的河流之一。

    忽然,夸父遥望东边,没有丝毫犹豫,如疾风般在大地上狂奔起来,他穿过一座座大山,越过一条条大河,但无一例外,都干涸了。

    终于,砰的一声,夸父庞大的身躯轰然跌倒在地上,他没有力气了,身上的金色火焰依旧燃烧不停,将他的气血都烧成了灰,此刻的他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望着后土部落的方向,夸父心中有不甘,有仇恨,更有无尽的遗憾,他心中还在牵挂着巫族,望了一眼大地,将手中的桃木杖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桃木杖所落之地,顿时生出大片郁郁葱葱的桃林,桃林茂盛,一颗颗鲜艳欲滴的大红桃挂落桃树之上,似能终年不落。

    夸父逐日,终死!

    太阳真火失去了敌人,轰然一声,化成无边的生机光芒,向四周射出去;这是金乌六太子留下的,他深知自己等人惹下了滔天大祸,这一丝生机便是他的忏悔,便是他的。。。无奈。

    山海经中记载:夸父与日逐走,入日;渴,欲得饮,饮于河、渭;河、渭不足,北饮大泽。未至,道渴而死。弃其杖,化为邓林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是巫妖因果所致,因果之下,众生为棋子。

    但谁又能明白,若不是这些因果,大神通者逆乱天机,大能扰乱天地,欺凌众生,而无掣肘。

    因果之道,玄之又玄,奇之又奇,莫能知之?

    不久之后,一名武者进入桃林,呆了半天,方才松了一口气,笑着走出,语气中满是无尽欢喜,“终于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洪荒,后土部落中,一名背负巨弓,身上气血极其浓郁的大巫忽然脸色陡变,一声凄厉大喝出声:“吼!夸父,吾定要为你报仇!”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