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三章、封禅祭天

    九天的时间,多吗?不多,眨眼的功夫,九天时间过去了,似乎眼睛一闭一睁,祭天封禅的日子便来到了。

    李木没有同秦始皇、汉武帝等帝王一样,选择泰山为封禅之地;因为,在他心中,自己所在之地,即为祭天之所,自己所立之地,即为封禅之地!

    身为帝王,当与众不同!

    更何况,此次祭天封禅也与古不同,当以古为主,却又不能一味的效仿古时。

    天坛坐落于城外的一座山脉之上,山脉蜿蜒起伏,宛若神龙,只是相比于周围的山脉,不过九里之长,要不是李木偶然遇见,见其形似神龙,也不会将天坛设立于此处。

    同时,早在十年之前,李木便命天下第一巧匠鲁妙子在此地,以不改变任何地势为主,在其周围画图布阵,聚周边山川草木之生机,无量灵气于此。

    功成之日,正好是今天,总共九年的光阴。

    天坛则设于龙首之上,龙首昂扬,似腾飞之状;龙躯匍匐于地,又如潜龙出渊,像是在等待飞天之日。

    天坛广九丈,高九尺,共九个阶梯,每一个阶梯都是由汉白玉制成,内含闪光晶体,华丽如玉,色白纯洁,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美感。

    李木承汉制,冕冠用十二旒,质为白玉,衣裳十二章,站在最前方;王侯阁主等大员七旒,质为青玉,衣裳九章,站在李木及皇后妃子之后;卿大夫五旒,质为黑玉,衣裳七章,又站在大臣之后。

    最外围,才是来观看的平民。

    “听说陛下要祭天封禅,也不知能否成功?”有人略带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,陛下雄才伟略,护我浩荡神州,守我华夏百姓;武者不敢随意杀戮,文臣不能欺吾无知,这是陛下所为之故!我等与陛下同行,行万民之意,怎么可能不成功?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位身穿儒服的士子,但看其身上的褶皱与破丁,显然此人属于寒门。

    “是极,是极!”又有一人开口了,此人手拿折扇,衣着华丽,右手拇指上还带着一个祖母绿般的扳指,似是家财万贯,“陛下应天命而生,扫荡群雄,使国安泰,使民乐业,使商通达,乃我等之福啊!”

    “更别说,陛下收天下武学,引天下宗师,编练武典,大隋上下,我朝之民,无不可习者;此举惠及天下,陛下胸怀宽广,令人心生敬佩!”

    李木掌管大隋二十多年,将大隋掌控到极致,除了一些残存的世家门阀,几乎无反对之音。

    “时辰已到,祭天封禅!”葵花老太监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“自盘古开天以来,女娲造人,遂有人出,及至人族三祖,燧人钻木取火,有巢构木为居,缁衣制衣除寒;传至三皇五帝,乃有大兴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夏桀暴虐,成汤代之;纣王无道,武王伐之;春秋战乱,五霸称尊;战国攻伐,七雄为主;乃至秦皇,横扫**,终为一统;始皇残暴,西楚覆之;霸王无谋,高祖取之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汉末三分,魏蜀吴出;百年混战,终归西晋;五胡乱华,东晋始立;南北对峙,烽火遍地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葵花老太监一字一句,声音清晰,抑扬顿挫,吐词圆润,将盘古开天地,女娲造人族,人族各朝各代发展的历史一一到来。

    一副历史长河在众人显现,名臣,谋士,良将,帝王一一在历史的画卷中显示出来,让人目睹了历史的发展轨迹。

    太平之时,人文鼎盛,有人煮酒论剑,笑谈天下豪杰;有人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,笑看苍生如画;有人吟诗作对,淡看风月;有人听一曲愁绪,抿一口离别,闻一缕喜悦,闲庭信步,看天上云卷云舒。

    而战乱之中,却是民生凋敝,百姓罹难,易子而食,狼烟烽火,席卷大地,百姓流离失所,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只留一句:“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!”

    葵花老太监继续朗读出声。

    “始有文帝,承袭北周;雄才大略,内外兼修;将士勇猛,文臣贤明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文帝有子,名曰杨广;少有聪慧,礼贤下士;南平吴会,北却匈奴;及至登基,威严天下;勤勉为政,英明神武;文韬武略,无所不精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老太监读得十分认真,下方的众人也屏住了呼吸,聚精会神的听着。

    终于,到了最后一句。

    “其功可彰天地,遂上达天听,下表黎民,祭天封禅,护我大隋,千秋万世!”

    语毕,李木率先沉声道:“护我大隋,千秋万世!”

    接着,便是众位大臣:“护我大隋,千秋万世!”

    最后,是百姓:“护我大隋,千秋万世!”

    众人脸上一阵潮红,十分激动,声音震彻云霄,穿金裂石,似滔滔巨雷,欲要吼破苍穹一般。

    “第一步,祭天封禅,万民祭天!”

    “一拜,祈求上苍,万民乐业!”

    百姓下拜!

    “二拜,祈求上苍,风调雨顺!”

    百姓再次下拜!

    “三拜,祈求上苍,大隋永固!”

    百姓三拜完毕!

    “第二步,帝王祭天,天授权柄!”

    李木踏步上前,接过侍卫准备的三柱檀香,面无表情,气势巍峨,日月经天,浩如烟海,极为的严肃。

    “拜!”

    李木鞠躬!

    “再拜!”

    李木又鞠躬!

    “三拜!”

    李木最后一次鞠躬。

    天地万里无云,晴空万里,似乎没有什么异象发生,连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下方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哼,隋帝大肆打压世家门阀,逆改规则,终于失了天命,我等的机会来了。”一位穿着华服,但目光中却躲躲闪闪的年轻男子露出一丝冷笑,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陛下之功绩,不再秦皇汉武之下,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汉武帝尚且能封禅成功,陛下怎么会不可能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选择的地点不对?”有人怀疑道。

    葵花老太监的脸色也变了变,看了看李木,见李木毫无表情,也不由按捺下来,静静的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陛下,依微臣之间,天地未允,恐怕是有什么惹恼了上苍?”一位满头白发,行将朽木的老者缓缓站出,言语中,似是蕴含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哦?不知李老有何见解?”李木神色不变,眼中平静,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微臣之见,恐怕是陛下倒行逆施,杀了不该杀的人所致!”李老毫无畏惧,与李木直视,声音苍老,却极为坚决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此话一出,如雷霆万钧,在众人耳边炸响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难道是真的?”有人不解,怀疑道

    “不可能!一定是此人妖言惑众,欲要陷害陛下!”有人大声反驳道。

    台上的文武大臣也是大惊,就要张口呵斥,可见到各位阁主都未曾开口,脑中反应极快,立马将张开的嘴闭上。

    “不该杀的人是你李老的孙子吗?”李木轻轻问道。

    李老,是五姓七望中陇西李氏的族长,陇西李氏源自于颛顼孙皋陶之后,世为理官,每一代都有人杰出世,汉朝时的飞将军李广,便是出自这里。

    “陛下严重了,微臣不敢苟同!”李老不疾不徐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李木不再看着李老,目扫全场,眼眸如刀锋利,徐徐问道:“还有谁?还有谁赞同李老之言的,都站出来吧!”

    下方的众人互相看了看,几位阁主,几位一品大员,几位掌握实权的大臣,闭目养神,不为所动;可是一些闲散官员,纷纷走出,抨击李木。

    “清河崔氏,赵郡李氏,范阳卢氏,太原王氏。”看着走出来的众多中小层官员,李木一个一个的念出声,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,只有几为老者的面色一变,十分不好看,

    “博陵崔氏,荥阳郑氏,你们觉得呢?”李木一脸温和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微臣等不敢!”博陵崔氏,荥阳郑氏的族长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李木笑了笑,放过二人,冷冷对着走出的人,说道:“上苍不予权柄,难道朕不会自取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众人不解。

    李木不理睬众人的疑惑,向前一踏,踏入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苍穹变换,无尽乌云席卷而来,黑压压的一片,将整片虚空都遮住了;不到片刻,咔擦,咔擦,一道道雷霆显出真身,仿佛雷龙一般,在天空中游荡着。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