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、敌,友

    ps:喜欢这本书的不论怎样都会喜欢,不喜欢的,说破天也没用。感谢支持木子的书友!鞠躬!

    无双城,历史悠久,以一己之力修建了一座城池,虽说比不上洛阳、大兴、江都等举世之城,但比之一般的郡城也不遑多让了。

    城主独孤一方,智勇双全,武艺超群,剑意无匹,比不上其大兄剑圣独孤剑,但与一般的用剑的门派掌门相比,却要超过不少。

    “大兄已经出手一次了,恐怕不会再出手了,如今,大隋大军又刚刚大败异族,威势凌天,携带大势,不可与之相争,也只能。。。”独孤一方心中沉思良久,知道剑圣不会再出手,自己也无可奈何,只得暗骂出声:“废物!白白浪费了如此的好机会,哼!”

    “传令,放了无双城的郡守,将其赶出无双城即可!”独孤一方无法,只得如此对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悠扬的钟声,从山顶的寺院传荡开来,飘过树林,向四方而去。

    静念禅院以五彩琉璃为瓦顶,色彩如新,寺内建筑足有数百间,俨然一座小城,只不过里面住的都是和尚;后方的一座铜殿,阔深各达三丈,高达数丈,需要极多的金铜,还要无数的能工巧匠,才能建成。

    佛门一家寺院,便有如此财富,比一座大城的税收还有丰厚许多,当真是不可思议!

    一座殿宇中,燃烧的檀香送出大量的响起,弥漫整个空间,让人心情宁静,感染到出世的氛围,一股庄严肃穆的神圣气象,冉冉上升。

    “师兄,万法师叔死于隋帝之手,我等也成为了隋帝的眼中钉,现在隋帝迟迟不动手,想必在蕴含什么阴谋,不可不防啊!”帝心尊者一脸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为今之计,当与慈航静斋共同商议,毕竟慈航静斋才是白道领袖啊!”智慧大师也点点头,提出了建议。

    “那便由师弟去慈航静斋一趟吧。”道信大师颔首说道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长安,终南山,帝踏峰。

    山路上有个两边刻着“家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”的石牌匾,跟着有著名为“七重门”的七道木门,门上有莲花纹饰的门环,最后是一道枣红色的正门。

    穿过大广场,便是主殿,慈航殿。

    殿中,一袭淡青长衫随风拂扬,一十六七岁的女子,背着造型典雅的古剑,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,身上氤氲仙气缭绕,如真似幻,动人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妃暄。”一位容貌秀丽,看上去不过二十三、四的年轻尼姑,轻轻呼唤着女子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师妃暄嫣然一笑,似梦似真的仙气消散,露出一个小女儿该有的姿态。

    看着清纯如清水一样的徒弟,梵清惠不由叹了口气,悠悠说道:“可惜了,要是再有五六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叫妃暄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师妃暄的叫声打断了梵清惠的沉思,梵清惠缓缓抬头,摸着师妃暄秀丽飘飘的长发,悠悠说道:“妃暄,我们慈航静斋乃是天下白道之首,可是当今陛下受到妖女所祸,致使天下纷争四起,几欲大乱;为师思前想后,只能委屈妃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委屈!能让天下人过上好日子,妃暄何其荣幸!”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,下脸上露出圣洁的光芒,仿佛九天仙子,落入凡尘。

    “好!”梵清惠笑道,赞赏说道:“不愧是我的好徒儿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岭南,宋阀。

    一座古色古香的大宅中,风尘仆仆赶回来的天刀宋缺横立上首,大马金刀,意气风发,仿佛年轻了十岁一般。

    十年前,宋缺连败霸刀岳山,初战成名;三年前,又将疯魔状态下的北饮狂刀聂人王击败,声望如日中天,号称天下第一刀。

    但在一年前,却惜败于一人之手,但此事并没有传扬出去,除了宋阀的核心人物,而此人便是当时的刚刚晋升为巅峰宗师的李木。

    二人一场大战,天崩地裂,方圆百里的树木都被击毁,灵气混乱不堪,数十条大地裂缝割地而起,无边碎石崩向八方,如滚滚怒雷,撼动人的灵魂。

    最后,李木以自创翻天掌,以一招之差,将其击败;天刀落败,若是被宋阀之人知晓,宋阀的镇心之柱落败,必然会士气大衰,从此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宋缺并不是输不起,而李木也并不是为了扬名而来,随后,二人便约定,若李木有朝一日登上大隋皇帝宝座,岭南便就此归顺。

    当然,在此之前,宋缺也应了李木三件事情;同时,为了两家的合作,最后决定了——联姻!

    这也是当初宋缺会出现在大隋皇宫,宋玉华被封为北宫皇后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宋鲁,宋智!”宋缺沉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大兄有何吩咐?”二人站起身,神态极其恭敬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岭南之内,胆敢作乱者,杀!”宋缺喝道,气魄直冲天际,一方大殿也被轰得隆隆直响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太原,李阀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原因,这一世,李渊直接被隋文帝调入太原,为太原留守,奉天子令,牧守一方!

    十年前,窦氏招亲失败,李渊心神恍惚,喝得酩酊大醉,最终与家族中的一位侍女行了苟且之事,结果,一炮击中,出了人命。

    十月之后,孩子诞生,虽然是侍女所生,但作为李渊的第一个儿子,依旧取名为李建成。

    十年时间,李建成已经成为一位翩翩少年郎,许是李氏家族的基因的良好,又或是天道所为,总之,李建成的才能,随着年龄的增大,越发突出,为李渊所宠爱。

    一间密室中,李渊、李阀第一高手李神通,李孝恭,刘文静,李建成等人端坐其中,商讨大事。

    “天下纷争四起,虽有三十万骁果军镇压异族之势,然隋帝不思进取,沉迷享乐,荒淫无诞,致使民怨沸腾,难民四起,烽火连天!如今,我等有白道领袖慈航静斋,天下三大宗师宁道奇相助,正是我等的好时机啊!”

    刘文静侃侃而谈,镇定自若,挥毫四撒,指点江山。

    “大隋不得人心,如今我等有武尊毕玄,奕剑大师傅采林,散人宁道奇三大宗师或明或暗的支援,就算大隋有武林神话无名,我等也是丝毫不惧!”裴寄当然不会让刘文静专美于前,不等刘文静是否还有下文,率先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李渊没有说话,低着头,面无表情,让人看不出究竟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唐公,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啊!”刘文静见到李渊不开口,心中急切,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李渊一顿,目中精光闪闪,他想到了当初杨广(李木)夺走窦氏的情景,如果当初自己第一个射出箭矢,说不定得胜的人就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父亲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啊!”李建成虽然年不过十岁左右,却出现一代雄主风范,但毕竟幼小,此时,也忍不住劝道。

    李渊一听,神情如梦初醒,若有所思起来,想到杨广跪伏在地,哀求自己的下场,呼吸不由一促,大声说道:“好!就这么定了!”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