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、密谋,作乱,夺权

    ps:诸位道友,求一波收藏,推荐可好?

    十年转瞬即逝,转眼间便是开皇十一年的春节了,大隋蒸蒸日上,如日中天;整个大兴城龙气浩瀚,无边无际,镇压一切。

    十年来,西梁、南陈相继灭亡,突厥兵败三百里,不敢侵犯大隋,岭南宋阀,天下会,无双城,东瀛相继臣服称臣,大隋几乎一统中原。

    大兴城,一处偏僻角落的破败屋子中,几名中年人聚在一起,谋划变局。

    “无名真的已经离开大兴城了?”一名身躯高大,面容极好,霸气绝伦的男子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帮主,属下亲眼见到无名离开大兴城,不会有错!”一名黑衣人将剑朝下,拱手而言,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去吧。”魁梧男子手一挥,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黑衣人应了一声,身形随即不见,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看到黑衣人的动作,在场的中年人眼孔不由一缩,心中纷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今武林神话无名已经离开大兴城,大隋再无镇压诸强之人,诸位,”魁梧男子扫视一周,无边气势鼓荡开来,声音落在众人耳中,仿佛虎啸龙吟一般:“该出手了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一名双眉须白,垂落而下,足有数尺的老和尚低吟一声,双目透着神光,说道:“雄施主,太激进了,焉知此事不是隋帝的引君入瓮之计!”

    “老和尚,就算是请君入瓮,那又如何?只要无名离开,这,就是我们的机会!”魁梧男子闷然出声,声音如雷霆,轰轰而响。

    “而且,就算无名没有离开,也有人会牵制他,大师放心便是。”说话的是一位背着利剑的中年人,剑意弥漫,虚空中仿佛尽是利剑,能直刺人心。

    “也罢!”老和尚双眉一动,良久,说道:“和尚早已脱离佛门,便与尔等一试,成则,皆大欢喜,败,不过是往生极乐罢了!”

    “但是,隋帝身边高手众多,而且隋帝从身军旅,武功定然不弱,一旦时间来不及,我等怕是会功亏一篑啊!”

    一位带着人皮面具,声音低沉,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此事便交给贫僧吧。”此时,老和尚开口了,手掐着佛珠,念念有词,仿佛有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“春节之时,大隋皇宫戒备森严,高手如云,不可乱闯!我认为可在春节之后的第一天,此时大隋松懈,正是我等可趁之机!”魁梧汉子缓缓说道,目中的狡黠让在座的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雄帮主此言大善,任谁也不会想到我等会在那时出手!”

    “不错,雄帮主不愧是建立天下会的枭雄人物,我等拜服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老衲也赞同!”

    雄帮主此话一出,无不同意者;只有背着利剑的那位中年人脸色一变,神情不是很好看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眨眼间,春节到来,身为扬州总管的李木却早已从扬州归来。

    只是不同的是,李木提前了三个月,因为,与原著不同的是,毫无征兆间,太子杨勇被废,此事一出,朝堂震动!

    而李木也就在这个微妙的时间被召回了大兴城。

    李木自然清楚自己身处暴风漩涡中,但却不紧不慢,从容不迫,回来之后,便关闭了晋王府,不理世事,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“确定了?”李木看着手中的书,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主公,属下已经确定了,突厥、高丽、吐谷浑、东瀛蠢蠢欲动,尤其是突厥与吐谷浑,屯驻边境,虎视眈眈,意谋不轨;还有天下会,无双城,佛门,各路高手齐聚大兴城,但其中的图谋,属下无法探知,请主公责罚!”

    声音自虚空中传来,但屋子间却没有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此事不怪你,但没有探查清楚,任务便是没有完成!组织规矩不可不守,且罚你一掌!”话落,李木拍出一掌,劲气带着无边的风浪席卷而去,但却始终将其固定在一个范围之内,没有掀起其他波澜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闷哼,声音带着感激说道:“多谢主公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声音消失,连一丝气息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啊父皇,想必你也知道此事,但却按兵不动,难道真的是请君入瓮?”李木合起手上的书,眉毛一蹙,凝神思考,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春节之日到来,却十分平淡的过去了,与以往没有任何的波澜,只是相比以往,似乎更热闹了些。

    春节一过,第二天,太阳西坠,一轮明月悬挂苍穹,夜幕升起,络绎不绝的大兴城渐渐恢复了平静,平静得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大隋,皇宫,书房。

    蹬蹬蹬!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响起,一个中年太监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庶民杨勇求见!”

    “他来干什么?”隋帝杨坚英眉一皱,有些不愉,“让他回去,不见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,我要见父皇,我要见父皇!”就在这时,一个面发披露,身材消瘦的男子推开挡住的太监,大呼小叫的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杨坚见杨勇闯了进来,挥了挥手,示意中年太监退到一边,随后怒声道:“如此莽撞,成何体统?!”

    “父皇,父皇,有人要杀儿臣,儿臣实在没有办法了,只得求助父皇!”前太子杨勇鼻涕直流,哭丧着脸,神情萎靡,双眼中的血丝通红无比,一缕剑痕划过脸上,鲜血还在流动,显然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隋帝杨坚原本动怒的身子更加剧烈晃动了,大怒出声:“大兴城中,天子脚下,居然有人敢杀朕的儿子?来人,给朕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中年太监应了一声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哭什么!”看到杨勇哭哭啼啼的样子,杨坚心中就有着一股气,但看到杨勇面上的伤痕,心中一软,道:“来人,带他下去清洗一番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刻后,杨勇疾步而来,身上换了一件衣服,容貌俊美,只是一道划过的伤痕破坏力脸上的美感。

    “来人,给朕取一瓶冰肌玉膏过来!”隋帝杨坚对着门外喊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父皇!”杨勇一听,面露喜色,感激说道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名小太监低着头,手里端着一瓶药膏,快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快,拿过来给朕!”

    忽然,一缕光华闪出,一把匕首从小太监的衣袖中滑落,剑光照耀到杨坚的脸上,杨坚一惊,心中一动,护体真气蓬勃而出,一道圆形护罩护在了杨坚的身外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毫无阻挡,无物可阻,匕首直接刺破杨坚的护体真气,插在了杨坚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是专门破先天真气的破气匕首,乃是一代奇才鲁妙子所造,世间只有三把,极其稀有!

    没想到居然出现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杨坚被刺中了,心下一怒,也不再躲避,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小太监脑壳碎裂,乳白色的脑浆直溅大地。

    “父皇!”杨勇大叫,猛地一脚将小太监的尸体踢开,向杨坚扑去。

    “父皇!”杨勇一急,爬到地上,将冰肌玉膏拿到手,敷在了杨坚的伤口处。

    “勇儿,你有心了。”杨坚看到杨勇如此心急,不顾危险来到自己面前,面露微笑,赞赏道。

    “问一个消息也要这么久?难道我大隋的情报竟然如此不堪?”接过杨勇的冰肌玉膏,涂擦了一会儿,察觉到中年太监还没有回来,杨坚以为中年太监没有取得消息,不禁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恩?什么?”杨坚没有愤怒多久,很快,感到全身上下如蚁蚀骨,身上酥麻不已,一提真气,真气一下子消散开来,仿佛一下子消失了,提不起力气。

    “是,你。。。。。。”杨坚面色一变,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