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、比试

    ps:感谢书友的错别字提醒,感谢诸位道友的打赏!木子会更加努力!

    大隋皇宫,书房。

    隋帝杨坚将手中的一张奏折批改完之后,伸了伸懒腰,忽然想到了什么,对着旁边的一位太监说道:“去,看看广儿最近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中年太监躬了一身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中年太监又折返回来,说道:“启禀陛下,晋王殿下近日闭关练武,直到今日刚刚出关,现在,去了,去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杨坚一问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中年太监赶紧说道:“晋王殿下去了定州总管,神武公窦毅的府中。”

    “窦毅?”杨坚嘴唇动了动,目中精光一闪,说道:“窦府今日可是有什么事情发生?”

    “陛下慧眼如炬,正是窦毅之女窦氏招亲纳夫!”中年太监恭维了一番杨坚,才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杨坚点点头,随后停下手中的奏折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,密切关注广儿的动向,一有动静随时来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中年太监应了一声,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“赵贤弟,当日所说之言,朕可是历历在目啊,若果真如你所说,乃是朕之大幸,大隋之幸,万民之幸啊!”

    杨坚自言自语,神色中充满了难有的凝重。

    窦府。

    “嘎吱,嘎吱!”李木进来的那道门户缓缓关上,李木便知道时间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随后,几名强壮有力的奴仆将一面长约一丈,宽约半丈的屏幕搬至中央,上面有着一幅画,画中一只仙鹤双眼夺目,翩翩起舞,好似活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家小姐说了,谁能在半刻之内以箭击中这只仙鹤的双眼,便可获胜!”一名婢子站在屏幕一旁,诉说着规则,赫然是刚才为李木带路的那名俾子。

    听到俾子如此说话,不少人望向屏幕中的仙鹤。

    李木也不例外,他能感觉到这幅屏障的怪异之处,但怪在哪里,却毫无所知。

    李木望去,眼前忽然一阵朦胧,一道道黑色漩涡旋转,吸引着李木,仿佛要将李木的心神纳入画中。

    “镇!”李木暗喝一声,体内的帝经自主运转起来,丝丝帝皇之气直接将扰乱李木心神的漩涡镇压,不留丝毫情面。

    半响,李木明悟:原来这幅画乃是一件上古之物,能惑人心神,先天以下者,半刻之后才能恢复,而先天强者,则需五分钟才能回神。

    但也有修炼绝强功夫者,可不受此画的迷惑。

    就在李木睁眼的瞬间,三三两两有人睁眼,一位是十五六岁翩翩少年,面露微笑,性格开朗,让人一见便顿生好感。

    一位是白衣华服,面露倨傲之色,但双目中绽放毫光,显然不可小视。

    一位目中阴鹜,身上的衣服极其奢华,纨绔习气满身,目无法度,贪婪阴险,一双逼人的双眼扫视群场。

    只是场中有几位公子哥的地位不再他之下,让他硬生生的压制了,不敢轻举妄动,遭致祸端。

    一位仪容整洁,衣履光鲜,手持一柄绿柄长剑,一身红衣,红得比之天上的骄阳也不让分毫;他的剑,也是骄阳似火,与他一样,极为不平凡。

    一位胸脯横阔,一双眼光射寒星,两弯眉浑如刷漆,身躯凛凛,背后背上一把大刀,散发着冰冷的寒气,足以将一方虚空冻碎。

    一位相貌堂堂,右手按剑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湛放着智慧的光芒,仿佛能洞彻人的心扉。

    三三两两之下,居然有十数人之多。

    李木心中感叹:“天下英杰辈出,果然不可小视!”

    “聂人王,我今日来此,无他,只愿与你一战!”身穿红衣,大约二十五六岁的青年,看着横背大刀的大汉,神色肃穆,庄重无比。

    聂人王气息深沉,站在原地,不理红衣男子,看着四周,沉声道:“我来此,只愿求得一位药材,哪位能赐给聂某,聂某可为其行三件事,杀人,诛敌,无有不可!”

    “不知这位壮士要何药材?”说话的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,但他的名字却为周围人所忌惮。

    无他,此人乃是大隋四大门阀的子弟,日后的李阀阀主,大唐的开国帝王李渊。

    “千年冰果!”聂人王面色一暗,似乎不是抱有很大的希望,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无不愣住了,就连刚刚开口的李渊也赶忙闭上了嘴;对于他们来说,如果是一些珍贵的,例如百年人参,百年何首乌,百年冰山雪莲等药材,或许有些为难,但是能够得到一位先天以上,潜力无穷的中年强者的效忠,不论是对他们,还是对家族来说,都有莫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但,可惜的是,千年冰果这样的神物,不说他们有没有,纵使有,也绝对不会给聂人王。

    毕竟潜力只是潜力,在没有成为大宗师之前,就会有意外,一旦出现了意外,恐怕这一切的投资,就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聂人王扫视了一眼四周,见没有人回答自己,满是失落,抱拳道:“既然没有,聂某就不打扰了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理会旁人,在一位小厮的带领下,走出来窦府。

    “聂兄已走,断某也告辞了!”

    嗒嗒声响起,众人望去,红衣男子已经出现在聂人王的不远处了。

    “李兄,时间不多了,还不赶紧上!”李渊旁边不远处,奢华锦服的青年露出一丝阴诡之色,对着李渊开口了:“你要不上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李渊微微一笑,也不动怒,温文尔雅,点头示意道:“宇文兄,请便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宇文青年大喝一声好,一口饮尽手中的美酒,好不推辞的说道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说吧,一个闪身,身形飞起,向着前方的屏幕飞去,一个踮脚,起身,飞旋,手一勾,一把大弓落入手中,与此同时,大弓旁边的五支箭立即少了两只。

    站立,跨步,腰挺,提弓,气沉丹田,搭箭,瞄准,放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快如雷霆,迅如疾风!

    两支箭脱手而出,如两条飞去的巨龙,虚空都变得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宇文世家的杰出子弟啊!”

    “没错!就这一手,就已经超越了在场的大部分人了。”

    四周的公子哥议论纷纷,露出感慨之色,没想到一个纨绔子弟居然也有这样的手段,只能是不愧是宇文阀!

    听到四周的议论声,宇文青年也不禁露出满意的微笑,握了握拳头,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“等等,快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宇文青年听到周围的惊呼声,心中一突,赶忙望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