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、窦氏招亲

    ps:只有一句,不是女主

    一番忙活,李木洗漱完毕,青衣华服,腰配美玉,脸如雕刻版五官分明,俊美异常;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,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,一副翩翩佳公子的形象。

    李木走出晋王府,虽然是新建的都城,但毕竟是大隋的帝都,人声鼎沸,车水马龙,繁华不再江都、洛阳之下,甚至犹有过之。

    李木乃是隋帝杨坚刚刚赐封的晋王,地位崇高,只在隋帝、独孤皇后,太子杨勇之下,虽然不过十二三岁,但自有一股王侯的气度,一举一动,尊贵无比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刚穿越至洪荒之时,性情不定的话,现在的李木早已成熟,纵然有着风云的乱入,但也能够淡然处之,不再大惊小怪了。

    李木走在大街上,打量着这座大兴城,心中感慨着古人的伟力,纵使是前世,想要兴建一座百万人以上的建筑,也要耗费巨大的人力、物力和财力。

    而现在,不过短短三月,名为于世的大兴城便建筑成功了,古人的智慧不可小视啊。

    一路上,李木嘴角含笑,眉中带情,高挺的鼻子,厚薄适中的嘴唇,让大街上的贵妇、小姐频频带电,指指点点,互相讨论,目露仰慕之情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莫非也是去参加神武公女儿的招亲?”路上,一位衣绸华丽,手拿玉扇的公子哥,问道。

    “神武公女儿的招亲?”李木一愣,顺着面前公子哥的话接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那公子哥不疑有他,自己就先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:“要说这神武公的女儿啊,乃是一代奇女子,初生时,发垂过颈,三岁与身等;读《列女》、《女诫》等传,一过辄不忘!”

    “连前朝武帝都曾赞其‘若为男子,可为宰相!’,乃是我等心中的女神啊!”

    那公子哥边说边仰望着天空,仿佛那神武公的女儿就在天边望着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大隋!切记祸从口出。”李木淡然一笑,没有去议论,只是提醒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。。。”那公子哥明显愣住了,抬起右手,颤颤的指着李木,说道:“哎呀,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啊,真是个木头,木头!”

    边说边看了看四周,发觉没有人看着自己,才慌慌张张的跑开了。

    李木哑然失笑,也不去追究,不过却对这公子哥诉说的神武公的女儿,颇感兴趣,想罢,李木抬起腿,脚步沾地,如影随形的跟在了那公子哥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窦府?”跟至片刻,李木来到了一座府邸前,上面额匾两字下面有一排十分细小的字,但却笔走龙蛇,入木三分,一丝丝武道印入其中,仿佛巨虎横卧,煞气凛然。

    “‘定州总管,神武公书’,难道这窦府要出嫁的是她?”李木心中一动,一位德才兼备,温良贤淑,享誉后世的女子涌入了他的心头,“有意思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木嘴角一笑,玉扇折开,仿佛遇见了什么趣事,迈开步伐,向着窦府进去。

    窦府的下人见李木雍容华贵,不似凡人,也不敢阻拦,任凭李木进去,他们早已得到提示,各大家族、各省官员的青年俊才,将会参加小姐的招亲之试,不要随意得罪,不然得罪了有些人,就算是神武公窦毅都要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,自然有人带路,李木点点头,温文尔雅,跟在了俾子的身后,一路行去,窦府显然比晋王府要精致不少。

    窦府的布局极其讲究,乃是高门大族的一贯布局,但相比于其他士族门阀,少了丝奢华艳丽,多了丝清宁幽雅。

    “想来应该是她的杰作了吧。”李木心中想到。

    潺潺流动的泉水,爬满藤蔓的凉亭,异树珍草栽种的院泾,到处点缀着,给人以清新的感觉,像是回归了自然。

    “想必这是你们小姐的布置的吧。”李木看了看,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,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是怎么知道的?”俾子眨巴着一双明亮的眼睛,看向李木透着惊奇之感。

    李木微微一笑,道:“我说我与你们小姐神交已久,早已相识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那俾子想也不想的脱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这一次,李木好奇了,盯着俾子的面颊,反问道。

    俾子被李木火辣辣的目光,羞红了脸蛋,嘴上不经意的说道:“我跟在小姐身边多年,从没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忽然,醒悟,赶紧捂起了红唇小嘴,一双大大的眼珠朝着四周看了看,发觉没有任何人,才拍拍胸脯,轻舒道:“呼,呼,还好周边没人!”

    “怎么,怕你小姐责罚你吗?”李木已经从中得到了答案,但看到婢女可爱的样子,继续调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!你这坏人,就知道骗我的话,我不理你了。”俾子嘴巴一翘,不再理睬李木,直接带着李木向招亲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李木见俾子不理自己,摸了摸鼻子,悠然的看着两旁的风景,十分的潇洒。

    片刻,俾子没有好气的说道:“到了,我就不能进去了,你自己的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管李木,自顾自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木也不恼,踏进这道门户,走了进去,进去之后,没有想象中的嘈杂,也没有想象中的热闹,有的只是一群身穿华服,人模狗样,呃,不对是人模人样的贵家公子,轻声细语的交谈,仿佛一个个真的是儒雅非凡的书生一样。

    李木一进去,哗的一下,引起众人的目光,接着,又收回了过去,好像刚才转头的不是他们。

    李木被这些人弄得一愣一愣的,带着糊涂,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,目光看向四周,观察着周边的一切。

    那位刚刚进去的公子哥,看到李木的到来,心中一虚,折扇展开,挡在面前,远离了李木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李木早已注意到他,见他不欲与自己相交,李木也不去勉强,毕竟双方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。

    一处香闺之中,一位容姿绝世的青涩少女梳着妆,动作举止大度,不急不缓,小小年纪,便有了雍容华贵,母仪天下的气魄。

    “雪儿,怎么了,何事如此惊慌?”听到急切的脚步声,那女子依旧不徐不缓,只是声音中透着关切之意。

    “哼!我替小姐去观察来招亲的公子,遇到一个骗子,居然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小姐的消息,本来小姐就不愿如此及早出嫁,那我又怎么可能告诉他呢,可是,可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可是了半天,却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梳妆完毕,回过头来,在俾子的额头上轻轻的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哎呀,小姐,我不是故意的,干嘛打我?”

    女子淡淡道:“我打你,是因为你傻。就算那些公子哥再怎么不成器,从小跟在父辈身边,耳濡目染之下,你又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?不让你去,就是怕你吃亏,现在知道了吧!”

    女子自然知道俾子所说的情况略有不实之处,但不部分却是真实的,而有这些真实的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,俾子知错了。”婢女双眼朦胧,呜咽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呀!”女子点了点俾子的额头,又揉了揉肉,说道:“好了,快去将我安排的事做好,否则的话,你就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!”俾子大叫一声,眼泪瞬间没了,飞快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女子摇了摇头,也不在意,脸上的忧愁却是一闪即逝。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