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、大隋风云,晋王杨广

    ps:木子在书评看到大家的评论,不论其他,木子还是要感谢大家!

    首先,感谢大家支持木子,提出意见或不足之处,木子已经改进;其次,洪荒之中,隐居者多,而其中尤以妖族隐居者最多,所以有书友看到天庭准圣太少了,木子只能说天庭绝不会像表面那样简单;最后,不喜欢武侠世界的,可以跳过,木子不善于写武侠,但写武侠,肯定是有原因的,选取的世界也不会随便选取,大家会在后面看到!

    大隋初立,百废俱兴!

    隋帝杨坚在北周静帝的禅让下,众望所归,受天命,于临光殿即皇帝位,定国号为大隋,改元开皇,大赦天下。

    一年之后,雄才大略的隋帝杨坚便逐步稳定了朝政,领均田令,设置粮仓,改革货币,提倡节俭,复汉文化,克己复礼,选贤任能,勤劳思政,大隋蒸蒸日上,国力渐渐强盛,气象恢弘磅礴,渐有皇朝盛世之景象。

    紫禁城附近的一座庄园中,占地数十亩,自然雅致,匠心独运,一亭一楼,一砖一瓦,不显繁华,也不显落魄,比之一般人家,已算得上是豪门大宅了。

    进入庄园,满园花繁草茂,山石错落有致,鱼戏绿波雀跃,出水芙蓉接连天际,假山、庭院、书阁、走廊等等,精巧典雅,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古韵。

    庄园中的一件密室中,一十二三岁的少年,头顶着汗珠,满脸扭曲,咬牙切齿,嘎嘣声在寂静的密室异常响亮,衣衫浸透,忍受着极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少年坚毅,不发一声嚎叫,咬紧牙关,双眼泛白,手上的血管凸显,指尖抓在床榻上,将床榻都撕破了,脸部更是不成人样,仿佛随时可能痛苦而亡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少年渐渐恢复了平静,脸上放松,手上的床榻也渐渐松开,臂上的血管隐入肉膜,只有时不时滴下的汗珠诉说着刚才撕心裂肺的疼痛,

    不过,痛楚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少年睁开眼中,一丝不为人知的沧桑、古老从眼中一闪而逝,“人族,人祖,李木,武道,帝皇之道,诸天大能,帝俊,十二祖巫,望舒,小千世界,系统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个一个的字眼从少年中吐露而出,最终,脸上露出一丝丝的古怪,“大隋,双龙,风云,还有。。。杨广!”

    没错,李木的一丝分魂转世成了历史上褒贬不一的隋炀帝,杨广。

    隋炀帝杨广,一名英,小字阿摐,华阴人,隋文帝杨坚与文献皇后独孤伽罗次子,隋朝第二位皇帝。

    杨广生于隋京师大兴,开皇元年立为晋王,开皇二十年十一月立为太子,仁寿四年,七月继位。

    杨广在位期间修建大运河(开通永济渠、通济渠,加修邗沟、江南运河),营建东都迁都洛阳,开创科举制度,亲征吐谷浑,三征高句丽,因为滥用民力,造成天下大乱,直接导致了隋朝的覆亡。

    公元618年,杨广在江都被部下缢杀,唐朝谥炀皇帝。

    这就是历史上杨广一声的生平,但,很明显,这不是历史世界,也不是单纯的大唐双龙传,总有许多与史实不尽相同,例如石之轩没有破了祝玉妍的身子,例如这里不仅有着无上宗师令东来,传鹰等人飞上上届的传说,也有长生不死之神,帝释天等踏破虚空的神话,更有十强武者武无敌武碎苍穹的强大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里不但有三大宗师,道家散人宁道奇,突厥武尊毕玄,高丽奕剑宗师傅采林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还有两个名动江湖是人物,武林神话无名,剑圣独孤剑。

    武林神话无名感叹百姓黎苦,见大隋国力之盛,有一统天下之势,故,在一月之前,奔赴大兴城,投效隋帝。

    而剑圣独孤剑败于武林神话无名之手,依照二人赌约,剑圣独孤剑退出武林,隐居不出,无双城也正式归附大隋。

    当然,不过是听调不听宣,面子上臣服罢了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还有一些人也逐渐在江湖中搅弄起无边风云,天下会熊霸,魔门石之轩,阴后祝玉妍,慈航静斋梵清惠,天刀宋缺,鲁妙子等等。

    但,随着天下之势渐渐明朗,这些人,或隐退,或臣服,或如日中天,或行走天下,江湖迎来了许久的平静。

    这些与现在的李木(以后杨广就是李木啦)来说,还是太过遥远了。

    李木修炼的是杨家的家传武学帝皇宝鉴,乃是一部堪比战神图录,天魔册,长生诀,慈航剑典,三分归元气,万剑归宗的无上武学。

    李木毫不犹豫的将体内的帝皇宝鉴给废了,修炼起自己自创的帝经。

    帝经乃是李木融合天下武学,以帝皇意志镇压的无上武道,直指大道法则,练至深处,能领悟其自身神通,是一种绝强的功法。

    而修炼这样的功法,首先便是要有坚强的意志,以绝对的意志镇压一切,融合一切,融入己身,为己所用。

    “呼!”李木轻喘一口浊气,虽然自己已经修炼过一回了,驾轻就熟,但依旧要小心一些,不能莽撞。

    李木双眼紧闭,脑海中的帝经化为一颗颗星辰,璀璨无比,周边的元气像是九天银河倾泄而来,银辉暴洒,气势磅礴,顺着李木的经脉直冲而去,所过之处,尽皆化为粉碎。

    李木闷哼一声,神情痛楚,却是他的经脉、血液、骨骼等被元气碾碎了,但是有着帝经在手,暴躁的元气立即变得温顺起来,溢向李木周身各处,重建经脉,滋润血肉、腑脏与骨骼,强壮肉壳。

    整个人的身躯变得晶莹起来,骨骼饱满,百脉俱通,肉壳蜕变,精神升华,无边的生命精气海量蓬勃。

    连续脱胎换骨九次,李木的血肉、腑脏、骨骼、经脉形成了另类的新生,完成了蛟退成龙,破茧化蝶一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现在,仅凭这句肉身的力量,李木便能一拳轰碎先天强者,将其碾成渣滓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说的是中千世界的先天,不能与大千世界相比较。

    毕竟,中千世界的规则还是太弱了,虽然这里的天道堪比圣人,但底蕴不够深厚,世界的屏障不够坚固,为了防止世界遭到大肆的破坏,所以规则之下,武力值被限制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那些小千世界的人物飞升大千世界之后,武力飙升的缘故。

    李木一遍一遍的引导着周边的元气,开始修炼,原本后天顶峰的他,借着这股元气化液之力,一举突破至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避免境界悬浮,李木深深压下一鼓作气突破的冲动,渐渐放缓了对四周元气的吸收,只是温养着全身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李木睁眼,朴实无华,仿佛返璞归真了一般,身上蜕落下一大片的黑乎乎的,宛如淤泥一样的杂质。

    “来人,本王要沐浴!”李木对着外面喊道。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