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、中千世界

    啸月一族既灭,其余六族的族长也被镇压,人族不会吹灰之力,很轻松的将六族覆灭,虽然人族伤亡也不小,但收获更加丰富,七族亿万年的积累一朝无存,被人族窃取,底蕴越加深厚了。

    距人族覆灭七族,收降天狐族已经过去一年了,一年的时间,人族已经将所有的战果都消化的七七八八了,接着,人族便又沉寂了下去,只有无数人族青年踏上了历练的道途。

    天狐一族也与人族联姻了,主角自然是天狐一族的族长胡曦与李木了,只是很明显,所谓的联姻不过是二族联合下的产物。

    胡曦没有来人族的意思,李木自然也不会去讨好胡曦。

    覆灭七族,收降一族,李木自然获得了任务奖励。

    “叮,任务复仇反击完成,获得任务点数八百万点,先天阵法八门金锁阵,许愿石一颗,中千世界传送符一张。”

    八门金锁阵:先天阵法;八门者:休、生、伤、杜、景、死、惊、开。如从生门、景门、开门而入则吉;从伤门、惊门、休门而入则伤;从杜门、死门而人则亡;不明阵者,闯入此阵,全军覆灭

    许愿石:可勾连天道,向天道许愿;炼制为器,可为天道之宝,有镇压气运、功德之效。

    中千世界传送符:随意传送一方中千世界。

    先天阵法八门金锁阵被李木交给了人族祖殿中,供人族大能观摩。

    一年之后,李木将所得的感悟、道法消化的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“红尘。”李木忽然对着旁边的空气叫道。

    七彩之气一闪,红尘出现在李木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这是蓬莱仙岛的地图,汝可去探查一番,以后便作为吾人族的秘密基地之一。”李木取出一块闪着氤氲之气,混沌气息弥漫的地图,递给红尘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红尘也不拒绝,接下了地图,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蓬莱仙岛乃是一块混沌碎片跌落洪荒,落于东海而形成的;里面自成一片混沌,有大阵覆盖,遮蔽了天机,不入混元,不得知之。

    红尘这一走便是百年光阴,而此时,李木却是拿出了一块符箓。

    符箓中起起伏伏,有无尽法则,大道轨迹在其中蕴含,莫名的一缕缕痕迹与道相合,道迹如神华,似一颗颗星辰在闪耀。

    李木凝神望去,紫气东来,金光西至,五彩神光照耀,七彩神虹横空,纷纷呈现,玄之又玄;声音灌耳,道音天传,似天伦神音,犹如大道圣歌,隆隆作响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一方方世界在李木眼中流转,滚滚而过,有的仙气纷纷,有的鬼气森森,有的魔气滔滔,有的苍茫,有的热血,有的杀戮,有的残缺,漫如繁星,灿如月华,让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“叮,使用中千世界传送符,随意选择一方世界,请选择穿越方式?”

    “恩?这一次不能直接传送过去了?”李木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叮,中千世界天道堪比混元圣人,不会轻易选择臣服,哪怕是一方大千世界,故为了宿主安全,系统选择最稳妥的方式,当然,如果宿主有其他要求,系统也会视情况而定。”

    李木扯了扯嘴角,露出讥讽之色,心中大骂道:“说的比唱的好听,当初吾,呸,我不过太乙的战力,就将我丢了进去,现在又在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!”

    “叮,请选择,第一,夺舍;第二,分魂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区别?”李木稳了稳心神,问道。

    “叮,夺舍,优势,不必经历胎中之迷,一进入,便拥有自己的记忆;劣势,天道时刻注意宿主,一旦有改变世界的情况,便会召来天劫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系统又提示道:“叮,恩,通俗来说,就是必须在原身体主人大限到来之时,打破天地,破碎虚空,否则,天道之下,毫无活路。“

    “呃,”李木一听,立即摇头,“那,第二呢?”

    “叮,分魂,优势,土生土长,不会引起天道注意;劣势,需经历胎中之迷,最迟十八年可觉醒记忆。”

    “选择分魂!”既然这样的话,李木也没有其他选择了,立即选了第二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叮,选择成功!”

    李木曾将得到过斩魂秘法,当时就斩出了三丝灵魂,用了大半年,斩杀周边妖族,吸收灵魂精华,才逐渐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过去身红尘与灵魂不同,乃是李木将过去的念头尽数斩去,以先天灵气为本,而凝聚成的拥有自主人格,但却以李木为尊的一个化身。

    与道祖传下的斩三尸有异曲同工之妙,都是斩去杂念,只是不同的是,道祖斩却的三尸依靠先天灵物的品阶,品阶越高,三尸越强,但绝对不会超过本体。

    而三世秘法却不同,可自为一体,自主修炼,修为可超过宿主,但绝对不会超过太多,这就是三世秘法与三尸秘法最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因此,过去不易斩,现在不可斩,未来不能斩!

    中千世界,沉睡的天道巨眼一睁,身体中好似多了什么;天道金光照耀世界,整个世界忽然如光明大量,仿佛有着异象出世。

    但接着,一道黑芒遮天,将天道的金光遮住了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能进入天道的空间,就会发现,一金一黑两颗巨眼互相纠缠,互相缠绕,像是在互相融合,又像是在互相抗拒,如此三番,两颗巨眼对峙无数年,谁也不肯相让。

    一处大宅中,灯火通明,两颗大红灯笼在狂风中摇曳,照耀门匾;门匾上书“杨府”二字,银钩铁画,笔力雄浑,字体沉凝,仿佛两条潜龙盘桓其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金光陡然炸亮,照耀半边天际,片刻之后,黑幕遮天,磅礴暴雨而至,似是异象。

    一位中年人站在狂风暴雨中,看着来来回回的下人,不发一言,但紧紧握住的双拳,紧抿的嘴唇,揭示了此刻内心的不平静;饶是如此,身上劲气弥漫,将豆大的雨滴挡在了身外,不沾一丝一滴。

    显然武学修为不可揣摩。

    “启禀老爷,赵大人来了。”一阵脚踏声响起,一名管家模样的老仆前来。

    “赵大人?”中年人眉头一蹙,此刻的他压根就没有心情去将那个所谓的赵大人。

    老仆跟随中年人日久,看到中年人的神情,立即凑了过去,低声道:“是老爷的好友,给人看相的那位赵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!”中年人恍然,抬头看了看紧闭的门窗,他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就在此时,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,“我就知道贤兄没空,所以只能亲自来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闻言,不由露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“恩?”赵大人忽然仰望屋顶,只见紫气绵延百里,帝星璀璨,照耀世间,仿佛一尊亘古的星辰,历万年而不朽。

    “噗!”赵大人脸色一变,一口鲜血喷出数寸,面如金铁,失了血色,如风烛残火,随时消逝。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