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、大神通者死,啸月一族灭

    烈阳当空,金霞缭绕。

    燧人氏横空而起,一轮红色大日在其脑后缓缓升空,他兽皮黑发,肌肉强壮有力,似能担山蹈海,拥有无尽的神力。

    他双手怀抱,似有一座山岳怀抱其中,胸膛中压抑无比,一座烟云雾霭的大山浮现在燧人氏的怀中,抱山而立,具有无以伦比的压力,仿佛能将大地压碎。

    “抱山印!”燧人氏大喝一声,一道横亘数万里的巨山从天而降,空气中发出呜呜的鸣声,威势凛然,似是能将万灵的灵魂撕碎。

    “落!”

    抱山印压落而下,不可阻挡,一点一点下压而去,震出汪洋般的恐怖波动,沉重无比,所过之处,连虚空都被震得塌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大岳横空而落,轰隆一声,落于地面,将整个大地都龟裂开来,数十万的啸月一族被活活震死,其中不乏大能者,还未出战,还未杀敌,就直接被燧人氏震死了。

    “尔敢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威势滔天,妖力无边的大神通者自地底而出,披头散发,老态龙钟,但隐隐的威能让人不能忽视。

    此人乃是啸月一族的隐居大神通者,常年隐居,不理世事,而今忽然危机感而来,接着便是一座巨山从天而落,将啸月一阵隐藏的精英统统震成肉泥,只留下了他自己一人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

    仰天长吼,天地一片昏暗,一颗光明无量的月亮缓缓升起,照耀诸天,天穹闪亮;一道月华从天而降,落入啸月天狼一族的族地中,瞬间,所有啸月天狼一族的族人战力大增,一些弱小者,纷纷震碎衣衫,显露真身,与人族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吾,久不出世,难道世上都忘记了吾狼天的威势了吗?”声音轰隆隆,响彻九天十地,一些尚未闭关的大能纷纷一震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老东西出世了?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参加过巫妖第一次大战,战力惊天,大能之时,便能与准圣而战,虽然,最后落败而逃,但也足以震动洪荒了。”有大神通者知晓此人,道出了此人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而今,百万年过去了,也不知这老东西到了何种境界?”

    “十万年前,吾曾遇到此人一次,一击便将准圣中期的大能击成重伤,威压十方,凶威盖世!”

    大神通者纷纷赞叹出声,似乎想到了百万年前巫妖大战的情形,那是真正的血染青天,整个洪荒都差点被打爆了。

    “修炼数百万年,也不过才准圣后期,简直修炼到狗身上了!”燧人氏毫不留情的数落道。

    “你,该死!”狼天大怒,躯体噼啪噼啪作响,一张狼口张开,仿佛能吞噬一方世界:“吞天!”

    狼口大张,足足数百万里,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这一张狼口了。

    燧人氏丝毫无惧,兽皮猎猎作响,他在虚空中漫步,轻灵却又不失豪迈,一步百丈,像是缩地成寸,眨眼便来到了狼口万里处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燧人氏射出两道犀利的目光,左手画个圆圈,如一轮红日;右手曲折蜿蜒,像一弯圆月,沉重如天,威压一地。

    “日月印!”

    燧人氏双手托住日月,宛如神灵,日月横空,如蛟龙出渊,能击裂长空,强大的能量似大河咆哮,滚滚冲击向前。

    这是燧人氏自创的三式印法,抱山印,日月印,苍天印;他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,不再拘泥于武道碑上的各种武学,不愧是人族三祖。

    “咄!”

    日月飞升,普照大千!

    无尽的能量冲击向狼口,若海崩地陷,如天倾覆地,悚然的气息震向四面八方,到处都是能量,到处都是日月光辉,到处都是毁灭的力量,方圆十万里,纷纷碾成粉碎,空留下光秃秃的一片荒凉之地。

    这是啸月一族的腹地,啸月一族各大大能、精英的修行之地,但在这一刻,除了速度极快,反应迅速的族人存活下来,其余的尽皆覆灭在这股能量波动之下,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,这,吾是罪人,吾是啸月天狼一族的罪人!”老者看着面前光溜溜的一片,哭丧着脸,心神震裂,像是已经死去了。

    “镇!”燧人氏得势不饶人,一语喝出,仿佛天崩了,压向了老者,老者没有反任何的反应,似是了无生趣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老者被压碎了,漫天的鲜血喷洒四方,元神直接被苍天碾压,化为点点光滴,蕴养着此方天地。

    燧人氏颇为失望,摇了摇头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有巢氏覆海碗祭出,无数啸月一族的族人落入碗中,被镇压进去了;缁衣氏金铁衣一招,战意加成,无数金戈之气爆发出来,所过之处,铁血杀戮,无一生还。

    其余人族大能也不甘示弱,枯老的身躯仿佛有着无边的伟力,一举一动,与天地相合,一击而出,青山崩裂,虚空破裂。

    这些大能都走出了自己的武道道路,初一展示,便是莫大的威能,更有炼体大能,肉壳能与先天灵宝碰撞而不坏,当真是逆天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狼月又惊又怒,挡住了破坏力十足的缁衣氏,其余各族族长见人族如此强横,不敢怠慢,纷纷与人族大能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天崩地裂,日月摇曳,星辰翻滚,无边的气势将方圆数十万里的地界虚空都打乱了;无数观战的大神通者心惊肉跳,暗自吩咐族群,不可招惹人族,否则祸患无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狼月又一次缁衣氏震飞,心中惊惧:来不及了,来不及了!

    “死!”缁衣氏肌肤呈麦黄色,肉身健康富有活力,金铁衣穿在身上,护住狼月灵宝的攻击,自己则以力抗力,完全放弃了任何的防御,拳头如金刚铸成,古朴而大气,威势磅礴,不可阻挡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月光濯击在了缁衣氏的身上,金铁衣为其阻挡了大部分的冲击,但先天灵宝毕竟是先天灵宝,一股无穷的破坏力进入了缁衣氏的贴你,大肆破坏着。

    缁衣氏闷哼一声,却不闪躲,忍着剧痛,拳拳生风,能一拳将苍天轰碎!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狼月双眼圆睁,不可置信;拳意自缁衣氏拳头中而出,直接向着狼月的元神而去,轰!三花一下子破碎,善恶两尸虽斩,却没有先天灵宝为其护身,被拳意一下子搅碎了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狼月不死的话,花费点时间,自然能再次将善恶两尸凝聚,但此刻,来不及了,拳意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量,直接轰击在狼月的元神上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人族,不行,快逃!”暗中,一位带着面具的大神通者看着大发神威的人族,连忙一个哆嗦,身形快速闪动,要离开这种杀戮的战场。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