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、千万巫,万万人,亿万妖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李木向前一步,神色冰冷如水,看不出任何喜怒:“雷神,你走吧,此是吾三族与东王公的恩怨,谁阻,谁便是三族仇敌!”

    “尔等也是,就此退去,吾人族罢休!否则,便让尔等尝试人族之怒!”

    李木声音不高,不大,却自有一股威严,让人莫名的臣服。

    “哼!不过区区人族,有何能耐?尔等可要想清楚了,吾背后可不止吾一人!”东王公知道人、巫、妖齐至,自己没有退路了,只能威胁的说道。

    东王公一语威胁,让不少蠢蠢欲动的大神通者瞬间安静下来,此刻他们进退两难!

    人族,他们不惧,可是巫妖二族,亿万年的威势,让他们不得不惧,但想到东王公身后的那人,众位大神通者齐齐打了个寒颤,眼神一缩,有着无穷畏惧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东王公!”帝俊上前,身后跟着太一与十位妖族大圣,清一色的准圣以上大能,一族强者就有堪比在场所有的准圣大神通者,当真不能小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妖族底蕴亿万年,又岂止如此?

    “朕知道仅凭你一人,绝对不敢如此!说出你背后之人,朕给你一个痛快!”

    帝俊说道,字字抨击人心,沉重无比,宛如十万大山而至,足以将所有人压成肉饼。

    “东王公!”帝俊话一落,帝江率领十二祖巫顷刻而至,煞气直冲云霄,将半边天空都捅破了,一股无边的煞气在洪荒凝聚,让人不得不以宝光护身。

    “说出背后之人,吾巫族可做主,放你真灵印记离开,否则,尔便身死道消,终身难以复生!”帝江开口,扫视八方,气势磅礴,实力稍微低一点,就有一股气势压迫,能让人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李木,帝俊,帝江三人一开口,就是无边气势冲压而去,李木虽然修炼时日不多,但武道霸道,帝皇之道更霸道,而且最近刚刚突破,气运大盛,三者之下,以万钧气势破体而出,将东王公压得脸色一变再变。

    帝俊、帝江乃是老牌强者,帝江更是一只脚踏入准圣巅峰,执尸似是随时可斩,此刻一来,便是无边无际的泥潭,让东王公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帝江主修炼体之道,杀戮无常,一手空间法则配合自己的杀戮之道,更是让东王公如狂风爆雨般碾压,稍有不慎,便是魂撒九幽。

    东王公心中惊恐,脑中昏昏沉沉,身上仙道飘飘,如羽化登仙,神色光辉,明灭不定,但一缕恐怖的声音在东王公的心底,提醒着东王公,让他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雷神?!”无奈之下,东王公求助雷神,希望雷神能帮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雷神,你虽主修雷道,更是准圣后期的大神通者,但,你可要想清楚了,一旦相助东王公,就要做好被吾妖族追杀的准备!吾妖族的追杀令已经放出一个,不在乎再放出第二个!”

    神色铮铮,杀意无限,帝俊此刻已经有些疯魔了,任何一切阻挡在他面前的,都将遭他无情的反击!

    “雷神,你敢助他,吾巫族便敢杀你!”杀意四起,让人心悸恐怖的气息,铺天盖地而下,像是一片巨大的阴影,萦绕在雷神心中。

    雷神脸色铁青,在看看人祖李木,虽然没有说话,但身上的让人畏惧的杀意,让雷神也不敢去触此眉头。

    “吾只想问一句,东王公到底做了什么,居然引得三族如此仇恨,如此不死不休?”雷神问道。

    雷神早就想问出口了,可是帝俊、帝江先后接二连三的到来,让雷神深深的憋回了心底,现在终于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呼!”雷神轻舒一口气,感到无比的舒服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李木、帝俊、帝江无不眉头一皱,但紧接着,便舒缓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吾也想知道此事是怎么回事?”三清老子轻轻一步,跃到众人面前,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东王公当真罪不可赦,就算三位道友不出手,贫道也会顺天而行,将其斩杀!”原始也站了出来,一开口,威严无边,像是一方大帝,开口便不能反悔。

    “东王公若该死,当诛!”通天一开口,便是杀气四溢,在云层中激荡。

    接引道人,准提一齐站出,点头应道:“道友此言有理!”

    所有有名有姓的大神通者纷纷要求三人开口,好让他们明白是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缓了缓,李木率先开口了:“吾看到万万人魂,仰天嘶吼,凄厉咆哮,恨不能魂落九幽,也好过不生不灭,受尽万般磨难。”

    帝俊带着仇恨开口,那神情恨不得让东王公也尝一尝:“朕看到亿万妖魂混乱厮杀,鬼泣神号,洪荒天空一片血红,遮天蔽日,无穷无尽!”

    帝江开口了,他的开口更让无数大神通者心神胆寒:“吾看到千万巫族儿郎战意不灭,巫魂不死,舍生忘死,也要斩杀强敌,可是一个遮天巨掌而落,千万巫族儿郎被抓,受无尽火焰焚烧,大地龟裂,江海枯竭,依旧焚烧不止,此仇此恨,尔等说要如何?不杀不足以祭奠死去的千万巫魂!所以,唯有,杀!”

    一个杀字蹦出,击向九天,九天一阵动荡,无数白云飘落,雷霆聚散,天空塌了半边;杀向九幽,大地崩裂,江海逆行,山川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“杀!”李木大喝,后天功德灵宝青锋剑在手,闪闪毫光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“杀!”帝俊取出妖皇剑,剑鸣铮铮,同仇敌忾。

    “杀!”无边巫族暴怒,杀意直入九重天阙,星辰崩碎,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“杀!”无数人族怒吼而出,战意熊熊,杀意滚滚,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“杀!”亿万妖族而起,旌旗猎猎如风,妖雷随云滚动,无数大妖,妖圣,妖圣自隐居之所踏出,杀意惊天动地,整个洪荒一片动荡。

    “杀!”人、巫、妖三族一齐怒吼出声,震动天地,上达天听,下至九幽,无数胆小的族群被喝破了心脏,肝胆巨裂而亡。

    七杀一出,引无边风云,聚万古杀戮,誓要诛杀此人,不死不休!

    “这,这不过是尔等一家之言,教人如何相信?”东王公脸色慌张,但依旧声色巨裂,不松口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吾便满足尔等之言!”时间祖巫烛九阴开口了,他早就恨不能就此诛灭东王公,怎能让东王公有机会逃脱?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三声脆响,烛九阴的身躯一道巨大的黑洞出现,咚咚咚,声音如雷,仿佛万物在跳动,自有一股莫名的旋律。

    三道如拳头大小的血色水晶被烛九阴从自己的心脏中逼出,晶莹的光泽,灿灿生辉,一道磅礴如沧海般旺盛的气机在其中震动。

    一丝精气从中弥漫开去,虚空中一阵清香,闻一闻,便让人心神百倍,寿元大增;烛九阴的脚下,一片森林疯狂生长,灵药、灵花、灵草瞬间成熟了,一个个花草精灵从中走出,欢乐无限。

    “二弟,你。。。。。。”帝江一脸的震惊,震惊之后,便是无尽的仇恨,双拳紧紧握住,脸上青筋直跳,杀意自胸膛中破出,让人大骇。

    “二兄!”其余祖巫大叫出声,看向东王公更是充满了无尽的愤恨,整个洪荒呜呜出声,似是在悲鸣。

    “祖巫心头精血!”与巫族一生仇敌,自然也对巫族无比的了解,此刻,帝俊失声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,居然是祖巫的精血!”大神通者纷纷一震,看向血色水晶,充满了贪婪的**,但有着十二祖巫虎视眈眈,如狼一样,让他们不得不放弃了心中的小算盘。

    李木也惊讶了,他自然知道祖巫的精血是何等宝贵,更何况还是祖巫的心头精血,毫不客气的说,祖巫的三滴心头精血足以让三名大巫晋升祖巫,由此可见,这三滴心头精血的宝贵之处了。

    烛九阴心中平静无波澜,手里掐着巫诀,一道道法则的气息在虚空中快速涌动着,繁盛道枯萎,生机到毁灭,一次一轮回,一次一时间。

    “是,时间法则!”老子心中震撼,手中的拐杖掉落了,也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祖巫果然得天独厚!”众多大神通者纷纷羡慕祖巫自带法则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时光回溯,返本还源,出!”

    伴随着烛九阴的九字,烛九阴的气息飞快的衰落开来,一直停留到大巫最下层,才缓缓止住了,脚步蹒跚。身躯枯老,皱纹浮现,灌耳的双龙也奄奄一息,生命精气消弭了大半,此刻,连一个未修武道的凡人都能一击而胜。

    “快看!”

    虚空中三人大小的平滑如一面镜子的水波,荡漾出去,一个英武不凡的中年大叔出现在一处大战边缘中。

    大战的双方便是巫妖二族。

    “嘶,这是第一次巫妖大战!”有大神通者经历过巫妖第一次大战,忽然叫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吾说怎么这么熟悉呢,原来是这样!”有大能低声自语。

    画面一转;

    忽然,自东王公的身后,一道巨大的手掌遮天而落,将这一处聚集了千万巫妖的战场,一掌覆盖,万千生灵惨死,千万巫妖俱灭。

    巨掌毫不停留,连连出动,每一次出动便是一处战场的覆灭,不非吹灰之力,强横到极点。

    画面再转;

    这一次是人族,乃是人族初生的二百年后,依旧是东王公的身影,出现在一个个的部落旁,然后,砰的一下,画面破碎、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烛九阴一口鲜血喷涂而出,将半边青天都染成了血色,无尽的精气快速滑落,全身的血液快速消融,最终只剩下一个皮包骨头的烛九阴,就想一个人皮一样,风一吹,就会散落。

    剩余的祖巫赶紧护住了烛九阴,五名祖巫随之带着烛九阴离开,深怕有人想要谋害烛九阴。

    几位大神通者眼光烁烁,犹豫三番,还是没有出手,任凭祖巫离去。

    “东王公,你该死!”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