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、灵土,望舒,醉酒

    ps:中秋节快到了,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!月神望舒亲自做的月饼与桂花酒,敬请诸位道友品尝!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李木从盘古脊髓中醒了过来,全身舒畅,整个人好像重新塑造了一变,肉身变得晶莹剔透,血肉、骨骼、脏腑经过盘古脊髓的滋润之后,更加强壮有力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自己身上的无尽生命精气,汹涌澎湃,宛如滔滔大江,连绵不绝,似初生婴儿,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李木整个人仿佛变了一样,肉壳蜕变,精神升华,神与壳合一,似是突破桎梏,超脱自我,返本还源,寻到根本;盘古脊髓中的莫名物质,流转向李木的四肢百骸,让他通体舒泰,有一种用不完的力量,强大无比。

    “盘古脊髓,果真是好东西!”李木取出一个玉瓶,对着盘古脊髓一吸,还剩下三分之一的盘古脊髓瞬间被吸进了玉瓶中。

    “带回去给人族,作为人族底蕴。”李木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?”李木凑近一看,原来是池底的三块土块。

    一块大约巴掌大小,一块石碗大小,最后一块,足有脸盆大小。

    土块芳香馥郁,神华点点,一缕一缕的神霞自其中穿透而出,绚烂如虹,李木一凑近,顿时,无尽的生命精气吸入肺中。

    李木可以肯定,凡人吸入一丝,即可延年益寿,不再话下;仙人吸入一道,可治疗伤势,增长寿元,是一件万古珍品。

    “探查土块!”

    “叮,需要消耗三十万任务点数,是否消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原液灵土:天地灵土之一,复合性强,能自主诞生灵气,可蕴养各种灵材,有几率诞生各种草木精灵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信息,李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将三个土块纷纷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一座孕育盘古脊髓,存在了无数年的小池,就在轰然破碎。

    李木心中也是唏嘘,但是为了人族,他不得不如此;如果是其他,李木说不定还会手下留情,可是眼前的这两样宝物,李木却放之不下。

    盘古脊髓,可为人族洗筋伐髓,温养肉身,尤其是文道发展出来之后,更是有大用。

    原液灵土,可作为人族的药田,培养绝种灵药。

    李木收好两件宝物,准备离去,忽然,他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帝俊,太一,还有鲲鹏,如此小心,难道有什么大事?”李木心中一动,掐其紫微斗数,想要知道三人到底去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恩?居然没用?”李木眉毛一拧,有些不解:“难道是被谁遮蔽了天机?应该是了,不然,我不可能算不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心血来潮,也就是说此事与我,或者说与人族无关?”李木细细感应心神,发现心中并没有什么危机感,知道此事应与人族无关,不然的话,作为人族人祖,李木早就有所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帝俊,太一,鲲鹏都走了,那么那件事就可以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想罢,李木一脚跨出,来到太阳星,也不知做了什么,一刻钟后,李木再次出现在太阳星外,同时,手中还多了一件扶桑树的树杈。

    树杈之上点点火光弥漫,一丝金乌鸣啼若隐若现,李木收回扶桑树杈,看着似是不远处的太阴星,心中泛起波澜:“太阳星去过了,太阴星也不能不去。”

    想罢,李木脚下连连跨出几步,星空一闪而逝,不多时,李木已来到了太阴星外。

    “道友到来,望舒未能远迎,还望恕罪!”就在这片刻之间,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望舒?月神望舒!”李木心中升起一股想见的**,后土,他见过,大部分与传闻相同,但这望舒呢?是否也是如传闻中那样不食人间烟火,自有一股出尘之气?

    “是贫道打扰了。”李木道罪一声,脚步却向前一跨,直入太阴星。

    万寿山,五庄观。

    镇元子心神不定,闭关却闭不进去,右指掐算,却是混沌一片,好像有什么东西蒙蔽了天机,而且心中的那股不安越来越盛。

    镇元子无奈,狠下心来,地书护住周身,一滴精血自心脏中消失,忽而,镇元子眼睛一睁,如两道利箭直射星斗,大怒出声:“帝俊,太一,鲲鹏,尔等安敢如此?!”

    却是镇元子以地书护住己身,元神出窍,打碎眼前混沌,看到了妖族强者共同逼死红云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呜呜,红云老友啊,贫道当初就告诫你,你却偏偏不听,才有此祸啊!”镇元子双目热泪湿痕,发出两道凌厉的杀机:“但,红云老友放心,贫道与妖族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此时,诸天之上,听到镇元子凄厉的怒吼,众多大能、大神通者破关而出。

    “什么,红云死了?”有大能手一掐,天机被镇元子显露,所以很快得出了答案,满是震惊:“等等,红云死了,那么,鸿蒙紫气!”

    想到鸿蒙紫气,诸多大能不再多带,纷纷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冥河,你作死!“帝俊心中大怒不已,鸿蒙紫气消失,三人的一番谋划功亏一篑,不但没有得到什么东西,自己三人反而灰头土脸,数万妖兵战死,还得罪了大神通者镇元子。

    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!

    “冥河,交出鸿蒙紫气!”太一也是大怒,东皇钟在手,第一时间阻去了冥河的退路。

    鲲鹏妖师不答,北冥宫托在手中,显然也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哼!鸿蒙紫气不在本座手中!”冥河显身,脚踩十二品业火红莲,北方玄元控水旗护住周身,手持元鼻、阿屠两把杀戮之剑,杀人不沾因果,傲立三人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尔等三人贼喊捉贼?!”

    赶过来的诸天大能纷纷一团战立,心中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接着,东方三道清气而来,落下化为三位道人,正是盘古三清;西方也有二人来临,乃是准提、接引二人,很快,洪荒中有名有姓的大神通者纷纷到来。

    太阴星上,月神望舒轻声开口,一种冷淡油然而生:“道友不去抢夺鸿蒙紫气吗?”

    却是望舒隐晦的送客。

    李木却装作没有听到,再次吃了一口月饼,喝了一大口月桂灵酒,带着微醺,淡然说道:“鸿蒙紫气虽好,哪有眼前佳人貌美?”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