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、人在,侠便不灭

    ps:破百,加更!感谢大家支持,鞠躬!

    檐头突然掠下一道黑衣人影,人影手一招,无数道沾着红色的银针飞落四方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群雄无不惨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是曲洋的黑血神针!”有人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曲洋,你找死!”左冷禅大怒,要知道,受到曲洋的特殊照顾,嵩山派大部分人中招,试问,左冷禅怎能不怒?

    拔剑而出,剑法气象森严,端严恢弘,先天真气激荡,一招一式,都充满了斩金劈山威能;剑气肆虐,周围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曲洋不与左冷禅缠斗,而是围绕着左冷禅游斗;左冷禅自然知晓知道曲洋的心思,剑法如封似闭,不让曲洋进去一步。

    忽然,左冷禅冷笑出声:“曲洋,你若不住手,我便让刘正风就此绝后!”

    曲洋身形忽然一顿,左冷禅抓住时机,长剑自左而右急削过去,奔腾矫夭,气势雄浑,正是十七路嵩山剑法中的天外玉龙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剑尖刺中曲洋的右臂,带起一片沾血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哼,魔教妖人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“曲大哥,你。。。。。”刘正风惊道。

    “左冷禅,你若是胆敢伤害刘贤弟一家,我便让你嵩山终日不得安宁!”曲洋身形早已消失,但大堂中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忽左忽右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左冷禅一听,心中一狠,怒道:“你可以试试!”

    随后,看向嵩山弟子狄修,喝道:“杀了!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一旁的老乞丐飞身而上,欲要阻止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老乞丐?多管闲事!“左冷禅没有出手,转而说道:“陆柏,丁勉,给我挡住!”

    陆柏、丁勉二人齐齐现身,以长攻幼,但依旧不敌老乞丐的降龙十八掌,龙吟声响起,掌力如同骇浪,一浪高过一浪。

    二人联手,依旧被打得灰头土脑。

    “哼!没用的东西!”左冷禅大怒,“费彬,乐厚,上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四人联手,堪堪挡住!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看还有没有人来就你们?”左冷禅横眼看了一眼丐帮正副帮助,让二人苦笑,随后,又看向方证大师,冲虚道长,接着,是五岳剑派的其余三派掌门,最后,才是其他各门小派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狄修短剑一抬,只要往前一送,刘正风的大公子就会被从后背刺入心窝,自此毙命。

    “哎!”就在此时,群雄忽然听到有人一叹,随后狄修仿佛中了邪一样,浑身动弹不谈,狄修面色大变,脸色苍白如雨,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左冷禅察觉到狄修的异样,顿觉大怒:“是谁?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大门缓缓打开,走进来一名俊美的青年男子,男子的身后还跟着清秀绝俗,容色照人的绝美小尼姑。

    “仪琳?”定逸师太一愣,惊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!我回来啦!”仪琳娇嫩叫道,如同受惊的小鸟一样,飞快的奔到定逸师太的怀中。

    不等二人叙旧完毕,就听到李木出声了:“我本以为名门正派应该有名门正派的样子,哪里知道,各大门派虽为正道,行的却是魔道的路子,着实让我失望,让我叹息啊!”

    少林方证大师、武当冲虚道长、定闲定逸两位师太等几位心中愧疚的掌门,纷纷惭愧低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居然为魔教说话,难道是魔教众人?”天门道人跳了出来,指着李木的鼻子说道。

    而在李木出现的一瞬间,左冷禅就不敢妄动了,因为他居然看不透李木的修为,这不得不让左冷禅小心应对。

    李木看着天门道人,知道天门道人是传统的一类人,恪守正道,为人刚正却迂腐,性子刚烈,脾气暴躁,却又缺乏应变之能。

    李木对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好感,但也没有什么坏感,摇摇头,看着依旧打斗中的五人,李木不由说道:“住手吧。”

    五人只觉自身浑身一轻,双手无力,轻飘飘的分散开来。

    李木此举一出,群雄由惊变为了惧怕,方证大师、冲虚道长等人瞳孔一缩,看向李木的目光不由多了几分的怪异与惶恐。

    天门道人也忽然住了口,他虽然迂腐,可并不傻。

    “你,很好!”李木对着老乞丐点点头。

    老乞丐木然看着李木,觉得李木有些熟悉的感觉,但又想不到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“我此次前来,所为四件事。”李木说道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不知施主此来所为何事?”摄于李木的鬼神手段,众人不敢怠慢,因此,方证大师作为正道大佬代表群雄跃众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是方证?”李木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,不知施主有何赐教?”方证大师肃然道。

    “没啥。只是问问罢了。”

    方证: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群雄: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件事,便是将仪琳小尼姑送回来。”李木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。。。”众人表示无语。

    仪琳更是羞红了连,不敢见人,躲到师傅定逸师太的身后;定逸师太狐疑的看了看李木,再看看仪琳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第二件事,便是关于福威镖局林家灭门一案,以及闹得沸沸扬扬的辟邪剑谱一事。”李木说话的时候,没有任何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有辟邪剑谱?!”青城掌门余沧海最为激动,脱口问道。

    随后,便察觉到不妙,但已经问出声,也只好硬着头皮撑下去。

    左冷禅、岳不群二人心中猛地一跳,随后又仿佛没有任何事情一样,淡然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李木看的好笑,也不再浪费时间,开口说道:“我没有辟邪剑谱,但我知道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也不等人发问,李木便说了出来:“辟邪剑谱便藏在福州向阳巷的老宅里,林平之,我说的对么?”

    人群身后,一名乞丐样子的林平之见李木忽然望向自己,满面通红,不知是该出去,还是不改出去;很快,他便打定了注意,出去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有我在此,无人能伤得了你!”李木的话平平淡淡,但却有一种让人不容怀疑的肯定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林平之站起身,颤颤道。

    看着林平之胆小的样子,李木忽然呈现不愉之色,随后便想到林平之真的不知道,神情又柔和了下来:“算了,你也是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此事却是不需要怀疑的,而且,想要修炼辟邪剑谱,还有很关键的一步,迈过去,便海阔天空;然而,这一步,却没有多少人能迈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余沧海也不顾颜面了,问道。

    “欲练此功,必先自宫。”李木慨然说出来,看向方证大师,道:“想必方证大师应该比我还要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施主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,你不用跟我说。”李木连连摆手,说道:“第三件事,便是关于刘正风与曲洋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左盟主与东方教主卖我一个面子,放了二人的一家老小,否则。。。”威胁的语气油然而出。

    左盟主沉思良久,最终还是说道:“刘正风一家可以放过,但刘正风必须处罚。”

    李木说道:“那便是你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我同意了,不过,东方。。。等等,东方不败来了?!”语气惊愕,似乎不敢相信。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