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、左冷禅的霸道

    ps:武侠大概还有十章左右,不会在武侠方面上多写,可能会显仓促,大家多多见谅!

    求支持,求收藏,求推荐!

    “叮,任务触发,金盆洗手:人言,笑傲无侠,黑白颠倒,无论刘正风如何,但其妻儿无辜,宿主解救无辜人士,传扬侠者之道;任务完成获得任务点数十万点,招魂术一部;任务失败,天道震怒,逐出此方世界。”

    刚走进衡山城,李木就听到了系统的任务发布,但似乎胸有成竹,不紧不慢的向刘府走去。

    刘府,众人分宾主而坐。

    刘正风弟子米为义端出一张茶几,上面铺了一层绸缎;接着,向大年双手捧着一只金光灿烂,径长尺半的黄金盆子,放在茶几上,盆中以盛满了清水。

    只听得门外砰砰砰放了三声铳,跟着砰啪、砰啪的连放了八响大爆竹。

    刘正风笑嘻嘻的走了进来,抱拳团团一揖,群雄站起还礼,过后,刘正风朗声道:“众位前辈英雄,众位好朋友。各位远道而来,刘正风实是脸上贴金,感激不尽。兄弟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感激不尽,那么关于在座众位的生死之事,你刘正风是不是应该给大家一个交代!”刘正风话还未说完,门外响起一阵中气十足、正义凛然的声音。

    刘正风心中一突,脸上却毫不变色,双手抱拳,说道:“不知是哪位朋友来到,还请现身一见!”

    话落,一名威严的中年男子缓缓现身,身后跟着十几位身穿黄衫的汉子。

    “左盟主?!”刘正风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是嵩山掌门左冷禅!”

    “嘶,看来果真有大事发生了,左盟主此行不善吶!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唯独坐在前排的几位大派掌门人巍然不动,似是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左某!”左冷禅冷笑一声,踏进大殿,“砰”,一挥袖袍,黄金盆中的清水洒满大殿。

    这金盆洗手很明显是进行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就在众人惊愕之中,白净中年人一拍桌子,桌子立马化成齑粉,红光一闪,一道人影出现在左冷禅面前,双掌向前一拍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二人纷纷退后三步,左冷禅气定神闲,惊疑出声:“东方不败?”

    随即,便醒悟过来:“不可能,你绝对不是东方不败,不过,你们的功法好像同出一源。”

    白净中年人面色潮红,心中暗叹左冷禅的功夫了得,想到周围的各大掌门,眉头一皱,说道:“左掌门,莫非真的要与朝廷作对不成?”

    左冷禅冷冷说道:“江湖之事江湖人解决,这是朝廷与江湖达成的协议,朝廷难道想要率先撕破脸皮不成?”

    丝毫没有给白净中年人面子。

    白净中年人大怒:“好,好一个嵩山派!好一个左冷禅!你给咱家等着!”

    说完,一推旁边架着自己的衙役,拂袖而去;公服官员见白净中年人离开,也不敢在这待着,飞快的逃离此地。

    江湖之威,竟然连皇帝的面子都不给,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朝廷之人离去,左冷禅当仁不让的坐上上首,看向群雄,一股名为野心的情绪在心中极速增长着。

    “刘正风,左某给你一个机会,暗杀魔教长老曲洋,我便饶你一命!”左冷禅霸道十足,就连一旁的少林、武当二派也错愕的看着左冷禅,纷纷皱眉。

    “左,左盟主此言何意?”刘正风强自镇定,问道。

    左冷禅大袖一挥,数十名黄衫大汉现身房顶,各自的身边还有一些穿着华丽衣裳的老弱妇孺。

    “爹,爹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相公,相公!”

    “我就问你,答应,还是不答应?”左冷禅有点不耐烦了,言辞极为的犀利。

    “左盟主,你如此行径,与魔教何异,与禽兽何异?”刘正风怒发冲冠,宽大的袖袍舞舞生风,劲气十足。

    左冷禅说道:“你不用激我,你勾结魔教长老曲洋的事情,我已知会各大掌教,否则,方证大师、冲虚道长怎会来此?”

    “甚至就连你师兄,衡山掌门莫大不也要避嫌不来么!”

    刘正风听闻,双眼饶视一周,看着各大端坐不语的掌门,苦涩说道:“没错!我与曲洋曲大哥不但识得,而且是我生平唯一知己,最好的朋友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原本还在议论纷纷的群雄瞬间闭嘴,张大嘴巴,看着刘正风。

    各大掌门似是本就知晓,毫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刘正风,只要你杀了曲洋,依旧是名门大派的好朋友,好弟子!”左冷禅开口说道:“不然的话,你的一家老小可就。。。。。。哼哼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左盟主此言不错。我五岳剑派同气连枝,千万不可受魔教歹人的挑衅,伤了同道和气。”定闲师太道。

    天门道人也道:“刘师弟,君子之过,如日月之食,人所共知,知过能改,善莫大焉。你只需杀了曲洋魔头,依旧是侠义道中人,而且到时候我等面子上也有光啊。”

    方证大师,冲虚道长,四周群雄无不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刘正风并不回答,目光射到岳不群的脸上,说道:“岳师兄,你又如何说?”

    岳不群道:“刘贤弟,为朋友,两肋插刀,我辈武林中人,也不会皱一皱眉头。可是,那姓曲的,显然是笑里藏刀,欲要刘贤弟家破人亡;如此人物,当真是侮辱了朋友二字,刘贤弟当大义灭亲,怎能护此魔头?”

    群雄听岳不群侃侃而谈,不禁喝起彩来:“岳先生说得有理,就该如此!”

    面对着群雄的压迫,刘正风不由苦笑一声,说道:“此事,由我一人而起,自当由我一人承担!只是此事本与妻儿无关,还请左盟主、各位群雄大人大量,放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。。。”群雄犹豫了。

    原本要是左冷禅不来,依照江湖规矩,放了也就放了;可是,左冷禅到来,让群雄不由不小心谨慎,因此语气中犹豫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哼!”左冷禅冷哼一声,“此事由不得你!”

    话落,一掌拍出,冰寒的气息在大殿中激荡,桌椅、板凳、门框,四周被染上了一层层的冰霜,群雄中方证大师、冲虚道长镇定自若,视之无物,为群雄阻挡了大部分的寒气;岳不群脸色紫气一闪,将华山众人护在身边;天门道长、定闲、定逸师太三人合力,将门下弟子护住,免除寒冰之灾。

    剩余的群雄则遭殃了,纷纷被冻得瑟瑟发抖,看向左冷禅的目光充满了惊惧。

    刘正风受到正面冲击,尽管有真气护体,依旧被冻得只剩下一丝元气:“先,先天?!”

    声音中充满了不可置信,心中却隐隐约约知道了自己的结局,心下黯然,真气运转忽然一滞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刘正风倒飞出去,飞出大殿,倒在了门外的大堂上。

    “刘正风,我知道你不怕死,但是你儿子也会不怕死吗?”左冷禅迈步来到刘正风的面前,居高临下,一脸的冷意。

    “爹,爹,救我,救我!”这是刘正风的小儿子,已经吓得双腿都软了。

    其余刘家众人看向此人的目光充满了不屑,大儿子更是说道:“奸贼,我若怕死,便不是刘正风的儿子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群雄无不动容。

    “左盟主。。。。。。”定逸师太正要开口。

    左冷禅赫然打断:“我若要杀他,谁敢阻止!”

    “左盟主,你。。。。。。”定闲师太也准备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恒山派也想与魔教狼狈为奸吗?”

    左冷禅诛心之言,让定闲、定逸两位师太愤恨的甩了甩袖子,闭上双目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左施主,贫僧以为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方证大师的话还没说完,再次被左冷禅打断,就如同打断恒山两位师太一样,“此乃我五岳派的派内之事,不由少林、武当二派操心!”

    方证大师、冲虚道长只得讷讷,坐回位置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群雄愕然,没想到左冷禅连少林、武当二派的面子都不给。

    “既然刘正风不遵号令,与魔教勾结,我以五岳盟主之令,将其诛杀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大嵩阳神掌拍出,出手迅捷,变化繁复,似是不想给刘正风任何活路。

    昂!

    龙吟声响起,一道龙形真气飞出,与左冷禅对了一掌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劲气四溢,狂风卷起,大堂中,所有事物都被毁坏,溅起滚滚尘烟。

    “谁?”尘烟散去,左冷禅缓缓现出身形,语气冷然。

    “左盟主此举不嫌霸道吗?”一位穿着各种补丁,身上弥漫着馊味的老乞丐出现在左冷禅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丐帮?”左冷禅一看此人的衣服,立即便将其与丐帮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丐帮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丐帮除了正副帮助之外,还有如此强者?”

    群雄纷纷愕然,就连方证大师、冲虚道长,各派掌门也站起了身,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中最为惊讶的还是丐帮帮主解风,副帮主张金鳌了,他们没想到丐帮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就在众人愣神之中,惨叫声忽然响起。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